首页 > 资讯 > 正文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冰蓝纱百度阅读 第三章 当街惊马 3NP

宫斗 | 卫云兮,慕容 | 互联网 | 2019-12-08 10:54:51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冰蓝纱百度阅读 第三章 当街惊马 3NP 导读
冰蓝纱热销小说《凤血江山》由冰蓝纱笔下的宫斗风格的网络故事,天选人物慕容,殷凌澜,内容空前绝后,非常极力点赞。精彩内容:殷凌澜唇角勾出一抹讥讽。原来如此,难怪他方才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不过是因为朝堂上受了气转而发泄到自己的身上。他歪在椅上,懒洋洋道:“儿臣都听义父的,是杀是剐义父千万不要徇私。反正儿臣也倦了,天天东奔西跑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冰蓝纱百度阅读 第三章 当街惊马 3NP 免费试读

殷凌澜唇角勾出一抹讥讽。原来如此,难怪他方才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不过是因为朝堂上受了气转而发泄到自己的身上。他歪在椅上,懒洋洋道:“儿臣都听义父的,是杀是剐义父千万不要徇私。反正儿臣也倦了,天天东奔西跑的,也不见有人说儿臣一个好字。”

慕容拔一听,连忙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跟朕说话的?朕知道你做的事都是为了朕的江山,为了朕铲除乱党,可是你的行事不要这么张扬。”

殷凌澜未听他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丢在慕容拔眼前:“皇上好好看看吧,这可是从霍刚书房中搜出的物证,一封前朝御笔书信,里面可写着当初的皇帝怎么对他信任有加,还有这是霍刚平日的札记,里面可是写着他感叹如今的皇上昏庸不如前朝……”

慕容拔看到书信上熟悉得令他发慌的字迹,猛地站起身来怒不可遏:“这个霍刚!枉朕对他那么信任,居然还是……还是忠于前朝!……”

他气得心口剧烈起伏,在殿中来回地踱步。

殷凌澜慢吞吞收起证物:“义父息怒,像这种乱臣贼子,剁碎了喂狗都不足为惜。儿臣也是尊了义父的之命,至于那些讨厌儿臣的臣子……”

慕容拔余怒未消:“你放心,那些臣子都是与霍刚有故交的。看来这霍刚居心不小啊,背着朕结党营私,连死了都有人为他出头!”

他回头冷声道:“传朕的旨意,参殷统领的几个臣子,一率贬三级,上请罪表!不然就视同谋逆!”

内侍们大气也不敢出,领了命匆匆又奔出崇德宫。殷凌澜看着内侍们纷纷退出,这才把眸光落在在殿中气得不轻的慕容拔,薄唇微勾,掠过冷笑:他老了。而且越老越怕死,越老越害怕前尘往事来找他算账。

殷凌澜从桌上端了一杯茶,递给慕容拔道:“义父,消消气。”

慕容拔接过,刚要喝,但眸色一闪,推了开,沉痛道:“朕看来看去,如今臣子皇子中,也就只有我儿与朕是一条心的。其余的不是想要朕的命,就是要朕的皇帝位!”

殷凌澜似笑非笑地看着被推回来的茶水,慢条斯理地饮了一口:“义父言重了,太子人中之龙,堪承大统。如今建王回来了也可以为义父分忧呢。儿臣不过是给义父跑跑腿的,过不久也许就没儿臣什么事了。”

慕容拔一听,佯怒道:“你这孩子又胡说了!关修儿什么事?是不是他去找了你的麻烦?”

“麻烦倒也不至于,他拜会过儿臣,看样子十分担忧。”殷凌澜不紧不慢地说。

慕容拔果然眼眸中一紧,掠过深深的狐疑:“他说了什么?”

殷凌澜轻咳一声,平了平胸中涌起的浊气,淡淡说道:“也没什么,他担忧的是皇后娘娘,怕皇后娘娘对他还有成见。”他说得含含糊糊。

慕容拔却是松了一口气:“有亲就有疏,他不是皇后的亲生孩儿,自然对她有些想法,不过也不怨皇后。朕瞧着修儿也是个不安分的人。你平日若有空就多多盯着,有什么异动就向朕禀报。”

“是。”殷凌澜应了一声。话音刚落,他就不由捂着唇剧烈咳嗽起来,他咳得脸色由白转青,一股黑气隐约涌上眉间。

慕容拔见他如此,眼中掠过狐疑之色,他扶着殷凌澜口中状似焦急:“我儿,你到底怎么样了?”

“义父,我没事。……”殷凌澜好不容易挤出这一句话,又捂住唇咳嗽起来,他越咳越重,整个人几乎蜷缩在椅上。他的手抓着椅子把手,簌簌发抖,浑身打着颤似就此要背过气去。

慕容拔这才真正惊起:“病提前发作了?!”

殷凌澜抬起头来,俊脸上早就青气一片,唇亦乌黑,他艰难地说:“儿臣……儿臣没用!义父,不必担心……”

慕容拔伸手一探,只觉得他气若游丝,这才回头大叫:“来人,拿药!”

殷凌澜猛的伸出手紧紧拽住他,慕容拔惊讶看去。只见他煞白的脸上满是愧疚:“义父……都是儿臣没用……别浪费那药了……让儿臣死了算了……”

“胡说什么!”慕容拔怒道。内侍匆匆拿来一个小小的金瓶。他急忙倒出一颗药丸,塞到殷凌澜的口中:“快些吃了吧,义父怎么忍心让你离开身边?就算这药价值连城,只要能治好我儿的病,义父也要给你的。”

殷凌澜看着他,心底却冷冷地在笑:这番父子深情,旁人若是不知一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有谁知,这毒……当年可是他亲手下的。

殷凌澜吞下药,似慢慢好转了,低声道:“多谢义父。”

慕容拔见他恢复正常,这才命内侍上前为他梳洗。殷凌澜似倦极,闭上眼一声不吭,任由内侍伺候。

慕容拔忧心忡忡:“我儿,你的身体怎么一年不如一年了,这可怎生好呢。”

殷凌澜睁开眼,低笑:“义父,所谓生死有命。当年要不是义父救了儿臣,儿臣早就死了。倒是儿臣不忍死在义父之前。万一儿臣死了,那些乱党贼子又会怎么样对待义父?想一想儿臣都觉得心底发冷。”

慕容拔听了沉吟不定。殷凌澜看着他的神色,唇边蓄了一丝冷笑,不再说话。

殷凌澜出得崇德殿时正是正午。天光灿烂,暖意扑来。他拢了拢狐裘,不适地微微眯了眼。守在殿外大半天的挽真连忙上前扶了他。

“公子,还好吗?”她的面上皆是不安。

殷凌澜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这时殿中匆匆追出一位内侍,跪在地上:“殷统领,这是皇上赐下的药丸,让统领大人每日一丸,千万保重!”

殷凌澜看着那金瓶,伸手接过淡淡道:“回去替本司谢过皇上隆恩。”

内侍领命退下。挽真面上喜色顿露,连忙接过殷凌澜手中的金瓶贴身收好。上了马车,殷凌澜这才长舒一口气,对挽真道:“拿瓶子来。”

挽真一怔,连忙拿出另一个金瓶。殷凌澜口一张,一颗药丸吐在了瓶中,原来他方才在慕容拔面前佯装毒发骗了一颗药丸。

“又多了一天。”他苦笑道。

挽真含泪拿出一颗解毒丹放到他的口中,含恨道:“公子,这样不是办法。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杀了那狗皇帝,把解药抢出来!”

殷凌澜服下解毒丹药,眉间的黑气才渐渐消退。许久,他闭着眼缓缓道:“傻子,若是能杀早就杀了。可是如今龙影司还不够强大只能再等一等。”

“等到什么时候?”挽真跪坐在他的跟前,泪流满面:“奴婢就怕公子还没等到那狗皇帝死了,就……就毒发了……”

她亲眼所见他毒发之时生不如死的痛苦。再没人比她更明白,令人闻风丧胆的堂堂龙影司统领为了存下多一颗药丸,使尽各种办法骗着慕容拔手中的解药。可偏偏慕容拔此人阴险狡猾,根本不容易上当受骗。今日殷凌澜进宫要不是事先吃了另一种毒药,亲自在慕容拔面前毒发,慕容拔根本不信!

人都道,龙影司阴狠嗜杀,刻薄寡恩,人人畏如蛇蝎,恨之入骨。可谁曾想到他不过是那狗皇帝慕容拔手中的一把杀人刀而已,他办的每一件案子,统统都是慕容拔亲自下令;他杀的每一个人,都是慕容拔亲自授意。可这骂名却由他一人承担!

殷凌澜闭上眼,声音略带倦色:“你不懂,以后这事我自有计较。”

挽真还想要说什么,看见他的神色恹恹,一张俊脸衬着裘色越发苍白,知他方才毒发伤了身,连忙噤声,拿出毯子为他盖上。

马车悠悠晃晃,挽真看着他紧闭的双目,又不由悄然落下泪来。

第四章 再纳新妇

建王府中,平静依旧。一连几日慕容修都未回府,卫云兮亦一人在后院中埋头看书,诸事不理。反正慕容修此人对她来说不出现更好,反而更加自在。只有闲暇的时候,小香一人唧唧呱呱,说起府中的一些事的时候顺带说了慕容修的行踪,卫云兮这才知道他这几日都在军中处理军务。

若他不是对卫家那么恨,对自己那么糟糕,他也许个好男儿吧,上阵杀敌,用心带兵。卫云兮时常想。可惜有的人天生就是敌人,不管他是否有天大的理由对自己那么狠绝,恐怕这一辈子她和他就这样“相敬如冰”地过了吧。

过了半个月,慕容修依然未回府。卫云兮在王府渐渐适应,正当她以为日子就这样的时候,突然有一日,小香欢喜进屋中来:“娘娘,王爷等等就要回来呢!”

卫云兮心中一跳,冷淡道:“回来就回来,与我何干?”

小香这才想起半个月前的事,不由喏喏道:“奴婢以为……”

卫云兮放下手中的书册,回了头冷笑:“你以为我会希望见到他吗?”

“爱妃,你不想见到本王的心愿恐怕也不能让你如意了。”房门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卫云兮惊得不由站起身来,她看着一身戎甲未卸的慕容修,惊疑未定。小香亦是吓得不轻,想要说什么却在慕容修冷然的视线下慌忙退下。卫云兮看着他站在房门,只觉得整个屋子顿时狭小了几分。

她勉强镇定下自己:“王爷万安。”

慕容修走进屋中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执杯一笑:“方才你不是不希望见到本王吗?可惜这个王府还不是你的。”

卫云兮抿了抿红唇,忍着心头的不安,生硬说道:“是妾身失言了。”

这几日她思来想去,自己还是过于傲气了。自己曾经答应过奶娘尽量讨好慕容修,可是自己却是做不到,逆着他的性子一次次激怒他。这样不但让自己的境遇更糟,而且越是这样,以后不要说报仇了,就是自己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慕容修本还想讥讽她几句,但却听她先服了软,心头一缓想好的说辞顿时都不见了踪影。

他这才认真打量她,素白的衣裙,一头青丝只着一支白玉簪,其余皆无,人更显得素净大方。那一低头的楚楚风致更是摄人心魄。在军营中所见不过是粗鲁的士兵,如今回到了府中,馨香扑面,美人如玉,令人忍不住想要放松。

慕容修正想说什么,忽的想起今日来意,遂冷了面色:“今日本王回府是皇后有召见。下午你就梳洗一下,与本王进宫吧。”他说完大步出了房门。

卫云兮看着他离开,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本以为还会受他诸多刁难,没想到就这样轻易过关了,难怪奶娘说了,对付男人要温柔才能把金刚化成绕指柔。想着卫云兮的脸上溢出一抹轻松。可是转念又想起周皇后的有召,心头忍不住涌起一股憎恨来。

周皇后,世人只知道她是当今荣耀尊崇的一国之母。可是谁可曾想到,她周皇后当年是慕容拔进贡她父皇后宫的一名小小美人。当时她年纪小,只隐约记得周秀初进宫便十分得宠。可是过了不久宫变突发,一切都混乱了。至于这周秀也突然消失不见了。直到她在卫府中渐渐长大,时常听到卫国公提起周皇后,这才与儿时的记忆起来。后来又问了奶娘,奶娘也说不出这周秀来历有什么古怪,只一口一个“贱妇”地骂着。

如今她冷眼看来,这周皇后恐怕与当年的宫变脱不了干系。光凭慕容云的年纪,恐怕她被慕容拔进贡给了父皇之时就已经和慕容拔生下了慕容云好几年了。

周皇后!

卫云兮看着屋外灿烂的阳光,一闭上眼,满眼的血红。当年的父皇焉能不败:野心勃勃的臣子,包藏祸心的美人,还有一堆各有打算的小人……头又猛地痛了起来。

她不敢再想,连忙唤来小香为自己梳洗打扮。看着铜镜中自己倾城的面容,她心底掠过一道阴郁:若是慕容修真的能与慕容拔父子反目,那她与虎为谋又有何妨?!

《凤血江山》凤血江山冰蓝纱百度阅读 第三章 当街惊马 3NP 精彩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凤血江山》是宫斗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宫斗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冰蓝纱)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作者相关

冰蓝纱

作者:

冰蓝纱

VIP精品试读

  • 《武侠时空流浪记》武侠时空流浪记起点 小说大结局 武侠时空流浪记立场倒换

    武侠时空流浪记

    容易记住某某优质创作《武侠时空流浪记》由容易记住某某最新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线角色张知水,普成,情节芬芳复杂,非常值得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昨日的战斗好像就像一朵云朵一样,从天空飘过,没有留下痕迹。张知水昨日的战斗力已经在众人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今天下午,晴空万里,张知水今天的对手是玉主峰的普成,没错玉主峰的首座是那天刺激孙阳的钱同。

  • 《关山月明》关山月明月出天山的思想意义 穿越文 关山月明H

    关山月明

    这回我安利给各位粉丝们明道之原创网文《关山月明》,主线角色是徐莫行,林远,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见着陶子基悻悻离去,徐莫行嗤笑一声探了探自己手中的褡裢,果然是三十贯宝钞,这样一来便有了离开的盘缠了,就等着知县老爷给自己户帖落户和路引了。“徐哥儿好身手啊,最后一箭惊为天人!”陈放竖起拇指道。“徐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