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嫡女当道》风七七 嫡女当道 第9章 暴狱看戏同人女

架空 | 卿怀,宝昌街 | 互联网 | 2019-12-01 15:58:15

《嫡女当道》风七七 嫡女当道 第9章 暴狱看戏同人女 导读
此回本汪安利给各位读者们壬九酒原创新篇《嫡女当道》,光环人物是秋霜,罗刹,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虫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东厢房,敞开的门洞不大,穿过门洞,小小厢房空无一物,只在迎面墙上悬着一副阎王像。那阎王,生得面如黑炭,手如钢爪,狰狞可怖。风七七掀起画像,见一通往地底的台阶。阶下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像是谁人正被剥皮抽
《嫡女当道》风七七 嫡女当道 第9章 暴狱看戏同人女 免费试读

东厢房,敞开的门洞不大,穿过门洞,小小厢房空无一物,只在迎面墙上悬着一副阎王像。

那阎王,生得面如黑炭,手如钢爪,狰狞可怖。

风七七掀起画像,见一通往地底的台阶。

阶下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像是谁人正被剥皮抽筋。

洗涮编排?

风七七目色一冷。

顺着台阶而下,已是另外一番天地。

流火城的暴狱,竟藏在地下室中。风七七不知这牢狱有多宽,但长长的甬道,一眼却望不到头。

两面墙上,隔着数米便有一支灯座,使玻璃盏罩着,不知燃烧着何物。

明明灭灭的火光,照不亮黑暗的角落,阴冷得教人汗毛倒竖。

风七七一一看去,甬道两旁密密麻麻排列着窄小的牢房,每一间都用手臂粗的铁栏禁锢。

不说旁人,即是风七七这样的顶尖杀手,想要逃出牢笼,也要费一番辛苦。

“你果然来了。”黑暗的甬道中,突兀地传来男子慵懒冷漠的声音,空灵似来自地狱。

风七七倏地点地飞掠,上了甬道顶部。

仿似一只漆黑的毒蛛,牢牢地攀附着泥壁,无声无息。她的目光却如远红外视仪,瞬间扫视过漆黑的牢笼。

近处一间牢笼的角落中,雪白狐裘闪烁着黯淡的光,虽处暴狱,却纤尘不染。

难能可贵,这身着狐裘的妖异男人身下,竟然还有一张交椅。

没错,他就那么云淡风轻地靠坐在交椅之上,目光冷淡地望着甬道顶部,揶揄出声。

“来看本王是怎么死的?”

风七七的确是这个想法。她无声跃下,寻了他对面一间敞开的牢笼钻了进去。

牢笼漆黑,一眨眼,她便隐匿不见。

懂得借助环境和光线,将自己隐身的人,大抵可算九州大陆上杀手中的佼佼者。

风七七显然是佼佼者。

潇阳王目光一闪,忽然道:“想去潇阳城看看么?”

风七七没有回答他。

她无声坐在漆黑的角落中,冷眼看对面火光中那个妖冶到极致的男人,微微蹙眉。

他杀了风六郎,他灭了玉国,他掳了她并将她送给太子,却遭她设计陷害入了暴狱。

倒是个不错的结局。

太子毕竟是储君,武威大帝一时半会儿总要有些顾虑。逢此顾虑的间隙,两个狱卒,足可让潇阳王一夕升天。

风七七水眸一颤,漆黑的甬道那头,已传来繁重的脚步声。

浓厚的血腥味,刹那间溢满牢笼,厚重的铁链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拖曳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声声锥刺耳鼓。

“处理了左幽郡王,是该照顾潇阳王了。太子早就交代,潇阳王进来,先给他洗拨干净,让他也快活快活。哈哈……”

“罗刹,你就是手段太嫩。潇阳王那样瘦,能洗出来几斤烂肉?我倒瞧着,他那肋骨有些新鲜,味道也许不错,嘿嘿……”

寥寥几句话,听得人头皮发炸。

风七七目光一闪,牢牢盯着甬道深处。

火光中,二个身量高大的狱卒渐渐走近,他们手中拖曳的东西,也终于被看清。

那是一个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又不能算是一个人。

他没有双手、没有头皮,血淋淋的脑袋倒栽在地,拖出长长的一线血迹。

狱卒拽住他白骨森森的腿,一面走一面说笑,好似拖拽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个笨重的物件。

可风七七分明听得,那血淋淋的身体,犹在艰难的喘息。

左幽郡王还活着。

甬道中,浓厚的血腥味已然令人作呕,风七七不由得蹙眉。然而,走过牢门前的狱卒却停驻了脚步。

二人乌黑的脸上喜意盎然,齐齐转过头打量潇阳王,沙哑着嗓音笑起来。

“哈哈……”

“嘿嘿……”

那样的笑,仿似来自地底幽灵,带着森然的凉意,颤抖地滚过牢中人的肌肤。

潇阳王目光一闪,倏地坐直了身子。

三人对视,某个王爷显然正被撩拨的急欲发飙。

风七七压抑着呼吸,忽然勾唇一笑。

一笑之后,二个狱卒竟突然转头,惊得她瞬间握紧了袖中匕首。

然而,狱卒转头,却只是拖拽着左幽郡王缓缓出了甬道,走上台阶。临走,仍不忘吩咐道:“潇阳王,待会儿就教你尝尝编排的滋味,嘿嘿……”

笑声刺耳,如同幽魂。

风七七冷眼瞧着对面,瞧着那个长身而起的妖冶王爷,看他雪白狐裘的下摆在牢笼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尔后,好整以暇地从怀中掏出来一袋馒头。

馒头,尚且温热。

柔软的馒头入口,风七七还没品尝到个中滋味,却是眼前一暗。

漆黑的甬道那头,台阶之上,有人站在阎王像下,高声呵斥道:“大帝有旨,乾中门谋逆之事,疑点重重,朕深惑之,着潇阳王速往宝坤殿与太子对质。”

阴冷的风,呼啸着送来一人急切的宣召声,同时送来罗刹与夜叉的叩拜谢恩声。

显然,武威大帝溺爱潇阳王,一收到爱子被关押暴狱的消息,登时拟旨宽赦。

既是武威大帝发话,任太子如何手眼通天,亦不能奈何。夜叉与罗刹的愿望落空。

牢狱中一时回复了寂静,潇阳王站在牢门边,缓缓抬起眼帘,目光扫过漆黑的对面,轻声道:“让你失望了。”

他的嗓音,慵懒中透出一丝得意的凉薄。

风七七倏地蹿出,一剑刺向他咽喉,快得如同闪电。

剑刃却被人捏住。

潇阳王两指夹着剑尖,隔着铁栏看来,勾唇道:“本王不喜欢这把剑。”

他指法变幻飞速,话音落,已顺着剑刃捏住了她的手腕。

脉门被掐,风七七手指一软,匕首脱手。

“叮。”

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黑暗中,同时响起男人魅惑的笑声。风七七只觉手腕一紧,整个人已被迫靠近铁栏。

呼吸相近,男人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抚上她白皙娇嫩的下颌。

“本王改主意了。”

他慵懒地开口:“你生得这样美,本王应该将你送给太子。或者,我们就是最亲密的兄弟了。听闻,太子宝月轩的大床,很软的。”

风七七仰起头,水眸一颤。

潇阳王再近分寸,稳稳捏着她的下颌,微微用力:“风七七,就算你不愿意伺候太子也没关系。南湘王对待侍妾的手段,连太子都望尘莫及。或许,你会更喜欢。”

说来说去,他的话只会令人愈加讨厌。

风七七冷冷一哼,手腕倏地后缩,眨眼间脱出他的手指,足尖一抬,匕首又到了她手中。

锋利的剑刃,快速划过他俊美的面庞,划出殷红的血珠,染红了她雪亮的剑尖。

潇阳王骇然失色,闪电般退至牢狱墙壁前,伸手抚上自己的下颌。

不算浅的伤,长足寸许,殷红招摇地开在他脸上,与他左手上的莹碧指环,相得益彰。

他冷冷地瞪着牢笼外,目光中尽是残酷的冷漠,一字一顿道:“缩骨功。”

风七七勾唇一笑,笑容璀璨已极。

“承让。”

呆傻的王爷,难道以为她是吃素的么?

既然敢来看热闹,她自然有做壁上观的本钱。风七七挑眉含笑,对面的男人却气得不轻。

“嗖……”

就在风七七得意的当口,黑暗中,陡然有飞镖破空,闪电般蹿向她面门。风七七目光一颤,翻身避开,侧身靠住冷硬的甬道墙壁。一抬眼,对上了秋霜生涩的眸子。

“嗖嗖嗖……”

飞镖再次破空,毫无章法的激射而来,风七七挥剑一一劈开,目色一瞬冰冷。

漫天飞镖雨中,二道雪白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堵住了她的退路。

杀手,从未离开。

难怪,潇阳王能这般惬意地躺在金交椅上。难怪,身处牢狱,他却仍旧云淡风轻。怎能不云淡风轻?

普天之下,能打得过春水与秋霜的人,有几个?

纵是罗刹与夜叉二人,不也一样败给了武威大帝的圣旨。

潇阳王,从来都有恃无恐。

风七七心下一冷,缓缓收起锋利的匕首,扫一眼春水与秋霜冷戾的脸,傲然道:“打算一起上吗?”

这无疑是最大的挑衅。

秋霜的脸霎时惨白,春水亦抿紧了唇。

仿似一道闪电,快得教人看不真切。话音落,风七七已先一步蹿出,借力跃上甬道顶部,倏地弹射而去,一拳砸向春水的头顶。

她的身影太快,使得竟是近身肉搏的招数。春水大惊,迎头直击,却击了个空。

一击不中,春水倒退,风七七借势冲出甬道,一步登上台阶。

无数枚飞镖,乍然袭向她背后。风七七不必回头,也知晓秋霜欲将她射成筛子。

可惜,她从没有过当筛子的打算。

风七七水眸一颤,倏地褪掉外罩黑衣,一翻身,漫天狂卷。

卷起的黑衣如风,将那叮叮当当之声,尽数困住。

秋霜面色大变,双袖狂舞,飞速奔近。

“秋霜。”

潇阳王的嗓音,恰在此时响起。

秋霜一滞,风七七手中的黑衣趁势撒手,“呼啦”一声,悉数射向牢狱之中。

那是潇阳王站定的方向。

“主人。”

“主人。”

春水与秋霜大惊失色,齐齐喊出,双双扑向牢门。

他们没有想到,她一出招,竟选了二人中最厉害的那个。更没有料到,她兜住飞镖雨,不去射杀秋霜,不去射杀春水,却转而射向困于牢中的潇阳王。

然而,她这一招无疑是奏效的。

风七七眼瞧着三人的忙乱,一步跃出台阶,回头勾唇一冷:“潇阳王,好好养着你的脑袋,用不了多久,姐姐会来取走它的。”

一语毕,她双足乍起,三两步跃出东厢房,扯了那阎王象,掷向了奔来的狱卒。

狱卒倒地,更多的狱卒挥刀杀来,团团围住了她。

风七七一步蹿上,伸手夺了一人利剑,旋即狂舞起来。漫天剑雨,狱卒飞快退避,再不敢阻拦。

风七七单手舞剑,跃过围堵的狱卒,跃出东厢房小门,站在了暴狱庭院中。回头,潇阳王托着雪白狐裘冷冰冰地站着廊下。

“风七七。”他言语冷漠,神色冷漠,瞪着她的脸,忽然撒开手扔出雪白狐裘。

狐裘当头罩来,隐隐有戾风浮动,杀伤力竟比刀剑还狠辣。若是真将风七七的头脸罩住,只怕她这张绝色的容颜便要毁去。

《嫡女当道》风七七 嫡女当道 第9章 暴狱看戏同人女 精彩点评
《嫡女当道》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秋霜,罗刹)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壬九酒)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作者相关

壬九酒

作者:

壬九酒

VIP精品试读

  • 《桃花影落下》桃花影落下小说笔趣阁 短篇小说 桃花影落下GV

    桃花影落下

    本次本人展示给各位兄弟姐妹们句读原创网络创作《桃花影落下》,主要角色是李瑶,段云霆,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砰”地一声,养心殿大门被人猛地撞开。李瑶绕过屏风,喝道,“你们干什么——”话音未落,男人颀长消瘦的身姿和温润的眉眼顿时映入眼帘,他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李瑶连连后退几步,段云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顺

  • 《二婚娇妻很迷人》江北渊言念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二婚娇妻很迷人cj

    二婚娇妻很迷人

    辣文《二婚娇妻很迷人》是泡芙小姐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本网络小说的主线人物王亦寒,原谅,主要章节节选:他说话的时候还没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看着他,他就将目光移开了。他倒了满满一杯酒,不紧不慢地推到我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看他这副模样,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但还是做出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他从来没有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