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十章 失手杀人平胸小受文

古代言情 | 刘才,刘才全 | 阅文集团 | 2020-01-11 12:57:23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十章 失手杀人平胸小受文 导读
热销新书《缘来是忘川》是晴天QINY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故事,情节中的传奇人物是刘才,安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试读:张嬷嬷瞧了眼空空如也的壶,视线从他身上划过:“嬷嬷我再去打一壶来,这水是院子里头的那口井打上来的,特别甜。”往生眸子闪了闪:“井水啊!张嬷嬷,你莫要再忙了,快坐下来,我今日是有重要的事同你说。”他皱着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十章 失手杀人平胸小受文 免费试读

张嬷嬷瞧了眼空空如也的壶,视线从他身上划过:

“嬷嬷我再去打一壶来,这水是院子里头的那口井打上来的,特别甜。”

往生眸子闪了闪:

“井水啊!张嬷嬷,你莫要再忙了,快坐下来,我今日是有重要的事同你说。”

他皱着眉审视了那水杯良久,只觉得胃里面翻江倒海一般,修长的手掌捂着嘴干呕了好一会儿,却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往生斜眼瞅着他:干嘛?这又不是我投的那口井!

他回眸望着往生,似是读懂了往生眼里的信息,这才胃里好受了些。

张嬷嬷没看到他们二人的小猫腻,只是狐疑的看着往生:

“何事啊?”

往生拉着张嬷嬷的手,满眼的柔顺温和:

“张嬷嬷,您今日。。。在县衙门口是为何?”

张嬷嬷眼神黯淡下来,眼眶渐渐湿润,转瞬低垂了眸子,看着地上的青砖:

“这事还得从三天前说起了。

我有一儿,名唤李清,正月初五这天,早早便出去了,说是县里头的王举人要在自己府上品诗赏画,他自小便立志要考取功名,所以不管这方圆百里,只要是能学到些东西,不辞万里他都要去,

我自是没将这事放到心上,一般时候,午初未到,他也该回来了,可是我等啊等,等到酉正,都不见他归家,眼看着外面太阳就要下山,我放心不下,只得出门去寻。

可哪成想,我儿竟然是被衙役抓了起来,关到了牢房里,我那儿自幼便是孝顺懂事,哪里会做个违反乱纪的事情,我求了好些人,家里的银子都拿去给了县衙里的人,才知晓了些事情的始末

他们,他们竟然说我儿杀了人,不日便要问斩!”

讲到此处,张嬷嬷已经是泣不成声,满是风霜的面上,是挥之不去的愁容与悲痛,佝偻的脊背弯着,整个都躺到了往生的怀里。

“张嬷嬷,我今日来,便是为了这事儿,您将事情原原本本告知我们,我们都会帮你的!”

往生安抚着情绪失控的张嬷嬷,一边还给他使了眼色,毕竟真正厉害的人是他,不是自己。

他立刻便领会了往生的意思,只是眸中清冷的神色,不曾改变分毫:

“是,我们会帮您!”

张嬷嬷诧异的抬起头打量他们二人,不由的重新审视了一便面前的这位翩翩公子。

一身墨黑袍子,倒也不是多么华丽雍容,面上少有笑容,看起来好似不太容易亲近,莫非,这是丫头的夫婿?虽说长的到是好看的紧,可是这性格,怕是不行呦:

“丫头,这位公子,可是你的夫婿?”

往生当下便是呆愣在旁,他皱眉飘了往生一眼,便又嫌弃的移开了眼,往生如何能不懂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实打实的嫌弃嘛:

“不是啊,张嬷嬷,您误会了,反正我们是一定会帮您的,您还是快些说罢!”

张嬷嬷望向往生坚定的眸子,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就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力量,面前这瘦骨嶙峋,面容疾瘦的丫头,好似有让人相信她的魔力:罢了,丫头自是不会骗自己,如今四处无路,死马当活马医罢。

“那衙役告知我说,我儿是失手,将徐家公子打死了,就在落乌巷里,可是我哪里能信,我儿手无缚鸡之力,一介书生,哪里能将人给打死了呀!我同那衙役辩解,衙役说是有人亲眼看见,铁证如山,抵赖不得。”

“目的何在?李大哥必然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了那人,张嬷嬷,定然是有内情!”

他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看着眼前神情激动的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这是生气了?原来,傻鬼生气的样子,是这样的。。。

张嬷嬷抹了抹眼泪:

“可那衙役说既有人证,便是事实,我在那衙门前求了三日,无人应答,更无人做主啊,老婆子我这辈子,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如今还平白遭受无妄之灾。”

“嬷嬷您放心,此事便交给我们吧,人间人非人,可鬼界鬼称仙!”

往生一字一句,甚是郑重,伸手擦去张嬷嬷眼角的泪,还不停的安抚着。

他睨着往生瘦弱的脊背,喃喃道:人间人非人,鬼界鬼称仙,呵,这仙又哪里是仙了!

“丫头,您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娃娃,又怎么能帮上我!纵使你爹爹是清周县丞,可他。。。。。。”

“嬷嬷您忘了,丫头我无父!”

往生郑重又认真的纠正道,这问题,怕是在往生眼里是比生死还要重的问题。

“也罢也罢,如此卑劣之人,不配为人父。”

他眯着眼飘了往生一眼,就见她歪着头靠在张嬷嬷背上,眼神有了些许空洞: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世人皆畏惧死亡,若不是对于未来毫无留恋与期盼,她又何至于投井!

想了片刻,他便嫌弃的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起,他也开始管这种与他毫无关联的无聊事了?

“嬷嬷,你且告诉我,那亲眼目睹的证人是谁?”

张嬷嬷这会儿,已经平复了些心情,倒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是刘才全!”

“刘才全?”

往生皱着眉喃喃道,继而眼神微动:

“他家住哪里?”

“对面那条街巷里,府门最气派的便是他家了,刘家前几年倒腾瓷器,倒也有些家底,更是如此,我便觉得我儿冤呐!”

往生往外瞧了眼:同张嬷嬷说了这会儿,天都黑了呐!

“嬷嬷,今晚,我便是要会会这个刘才全!”

张嬷嬷一听便急了:

“丫头,你这是要做甚?你。。。”

话为完,便被一旁气淡神闲的他打断了。

“张嬷嬷,我们二人身份特殊,只能这样帮您,您也不必多问,徒增悲伤,今晚,我们也不能留在您家过夜,再多的,不能告知!”

往生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心中更多的便是感激,一开始,还以为他会全盘托出,莫不想他竟然还会考虑自己的想法,虽是徒劳,可张嬷嬷今日见着自己这般开心,她也就开心。

就让张嬷嬷这样误会下去吧,让张嬷嬷心里的丫头,一直活下去,代替我,活下去!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十章 失手杀人平胸小受文 精彩点评
《缘来是忘川》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晴天QINY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作者相关

晴天QINY

作者:

晴天QINY

VIP精品试读

  • 《战国纵横道》布衣王侯 作者是永恒D信念的小说 战国纵横道妖孽受

    战国纵横道

    《战国纵横道》为永恒D信念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你们是越国派来对付我们的人?”中间的青年冷声审问。姬龙摇摇头:“我们并非越国的打手,也不是王朝的人;我们对付你们,只为仙参,没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目的。”“仙参又不在我们手里,你们不闻不问就杀害我们

  •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偏执总裁的契约娇妻 你别皱眉 男妃文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总攻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是半醉不醒原创的一本总裁网络创作,主线曲折绵长,文笔点石成金,不容错过。《契约娇妻:总裁蜜宠》精彩内容试看 “交给陈岩,为什么,这边我还没有见到是哪个人,胆子这么大。”虎子笑着,喝着酒,“我交给陈岩,没有让他直接带到牢里,暂时他还在那,等你回来处理,不过我看情况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说一个小姑娘会得罪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