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的帅帅魔王殿下》我的帅帅魔王殿下txt SM 我的帅帅魔王殿下大结局

我的帅帅魔王殿下

青春|老巫婆,奥特曼|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25 人赞过 赞一下
慕司泠可畅销创作《我的帅帅魔王殿下》由慕司泠可墨下的青春风格的网文,光环人物老巫婆,奥特曼,内容丝丝入扣,非常极力点赞。书中主线围绕:我一脸笑容可掬的看着老巫婆跟怪兽,顺便很狗腿的帮老巫婆把菜提进来,然后还特别殷勤的下手帮忙了。老巫婆一脸狐疑的看着我的‘反常举动’,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汗,我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么?我偶尔乖一


版权来源:互联网
《我的帅帅魔王殿下》为作者慕司泠可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脸笑容可掬的看着老巫婆跟怪兽,顺便很狗腿的帮老巫婆把菜提进来,然后还特别殷勤的下手帮忙了。

老巫婆一脸狐疑的看着我的‘反常举动’,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汗,我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么?我偶尔乖一回不可以么?(旁白:是的。我:>_

怪兽见我没在玩电脑,就很自觉的打开电视机看了。

不过出奇的,不是看喜羊羊了,而是……火力少年王?这小子,原来还有看别的的啊。我记得他最开始的时候是看啥……对了,奥特曼!

把青菜摘了拿去洗,刚把手机开机了,即发现了接近六十条的短信,未接电话二十几个……全是索一个人打的。没办法,这号码就他一个人知道。

他是疯了么?

刚准备再次关机的时候,又有个电话打来,手忙脚乱地,一是按错了接听键。汗……现在倒好,想要装没开机都不成了!

“老婆~~~”

“”果然是他。

“老婆,你在吗?怎么不出声啊?”

“不想说。”

“为什么?难道生病了?”

晕,“没有,你怎么打过来了?”我无奈的应付到。

“我想你了呗,刚新婚准备洞房你就走人了,留下我一个独守空房……”他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埋怨之情。

我在这边给他做了个鬼脸,哼哼,反正他也看不到。

“老婆啊,明天你准备怎样补偿我呢?”

“没有。”

“那怎么行啊?一定要补偿!随随便便的,我要求不多,就亲我一百下好了。”

这个家伙,居然想出这些损招来?亲一百下?跟猪亲去吧!

“你跟猪亲好了。”

“啊?那老婆你不是变成猪了?”手机那头,是他笑得好欠扁的声音。

我忍住了想把手机往地下砸的愤懑,毕竟这是台好贵好贵的手机,万一哪天他找我要回我就惨了。

我尽量语气平静地说道:“索,我还有事,先挂了。”

于是,不管他有没有说什么,我都直接挂了。

一条短信就在此时发来,居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奇怪了,是谁会给我发短信呢?这号码只有索他知道而已啊。

我好奇的点击了下,那条短信就这么触目惊心的展现在我面前。

女人、你居然敢给我结婚?给我记好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发错了吧?

无语的按了那个关机。

眼角又不自觉的看了那个小盒子一眼。那枚紫翼,应该是……他准备送给心爱之人的物品吧?哼哼,还敢口口声声说要我做他女朋友,真是狗屁不通!

想起无缘无故被他吃了那么多豆腐,现在真有点懊恼。真是的,这种人根本不值的我这么做!

“裴依可——”

“在~~!”我屁颠颠的跑了出去,没忘了把门关上。

“你的军训通知,”老巫婆递给我一张表,里面是交费还有报衣服码数的。“自己填吧。”

我看了看那个军训的日期,显示是在8月的24号,只军训三天。

呼呼,还好不是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太好了!

书本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我的帅帅魔王殿下》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老巫婆,奥特曼)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慕司泠可)这种迥异与其他青春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目录

作者相关

慕司泠可

作者:

慕司泠可

VIP精品试读

  • 《画春风》画春风txt 鬼畜 画春风完结版

    画春风

    优质小说《画春风》由凡尘一琉璃新出的仙侠奇缘类型的网文,内容中的天选人物是李惜,云霄,情节环环相扣,非常不错。精彩片段预览:李惜熟门熟路跑到二房去,拉了小雅一起去找。“二伯!”李惜大声招呼。屋内,万重俊正弯腰在一张长书案上画着什么,地上铺满了黄色的符纸,连一旁椅子上也搭了数张。万重俊一手提笔,一手拈了桌边的符纸,递了过来。

  •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免费阅读 YAOI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全文阅读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

    热销新书《凤傲九天:一品宠妃》是五色茎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佳作,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赵盼儿,乔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午后,阳光透过轩窗斜斜地照进梨棠院主屋,赵盼儿慵懒地从榻上坐起,斜倚在一个墨香绣纹枕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特别是想到,那群贵女们还在烈日炎炎下洗着衣裳,她的心情就更好了。看了看天色的她,抻了个懒腰,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