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见习男友养成记》完美男友养成记哪里可以看 调教 见习男友养成记调教

见习男友养成记

浪漫青春|和素玲,今天下午|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01 人赞过 赞一下
今日我展现给各位读者们钓鱼小童原创佳作《见习男友养成记》,主角是和素玲,今天下午,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嗯,你在地图上搜索一下就可以,全中国就一个叫‘蟒蛟’的小岛,素玲就在岛上唯一的一所小学里支教。”副社长认真地说着。“没有再详细一点的地址了?”我追问道。“还要什么详细的地址?你到了岛上一问就知道了。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见习男友养成记》为作者钓鱼小童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嗯,你在地图上搜索一下就可以,全中国就一个叫‘蟒蛟’的小岛,素玲就在岛上唯一的一所小学里支教。”副社长认真地说着。

“没有再详细一点的地址了?”我追问道。

“还要什么详细的地址?你到了岛上一问就知道了。反正我就知道这么多。”副社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想这小丫头也没必要对我撒谎,她这点信用还是有的。

“就‘蟒蛟’两个字,素玲为什么还让我问你呢?”我想了想还是有点不肯罢休。

“你知道字典里和‘蟒蛟’同音的汉字有多少吗?她可能怕你不知道‘mangjiao’这两个字具体怎么写,所以才让你来问我的吧。”副社长的这个解释好像也有点道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虽然只得到这两个字,但好歹是个有效的地址,等我上岛了再问一下当地人,找到那个学校应该也不难。

我在地图上搜索了一下,果然有个叫“蟒蛟”小岛,但离我们学校最近的路线也要花三个多小时。我连忙查了一下汽车票,今天已经没有去那里的汽车了。于是我订了明天一早去岛上的车票。

今天下午还有点时间,我正好为明天的行程准备一下。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也没有想到,昨天还在校园里悠闲地“散步”,明天就要踏上去陌生小岛的路途。

这次去陌生的小岛,也不知道要待几天,这要看素玲那边的情况了。但也不可能住一两天就回来,不然对不起这来回的路费。我想学校这边的校卫工作我肯定是做不下去了,也许能在小岛上混一个暑期社会实践的经历也不错。

其实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老k给我介绍的这份学校里的工作,除了有时候有些无聊之外,其他方面几乎无可挑剔。下午我去保安大哥那里辞职告别,保安大哥竟然也有点不舍,知道情况后他笑着祝我一路顺风,还给我结了剩下几天的工资。

像我这种不讲究的男生,行李是比较简单的,再加上现在是夏天,衣服也轻便,所有东西加起来,一个大的双肩包就能装得下。

等所有东西都算准备好了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心里有点忐忑起来。明天就要正真踏上陌生的旅途了,目的地只有两个字,而且素玲那头肯定一时也不上,我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来。路上倒没什么,我一个穷学生,也不会被骗财骗色的,但是素玲那里倒底是出了什么状况。我回想起接到素玲电话的那晚,仿佛又更加地焦躁起来。

而且她前几次打电话的时候说起过,晚上屋外有奇怪可怕的声音,素玲向我“求救”,是不是因为那个可怕的声音。

不过和素玲同行去支教的那个女生,应该会照顾她的吧,难道两个女生都“遭遇不测”了。

不过副社长和素玲的关系好像不错,她都说应该没事的。不然她肯定马上把地址给我了,不会像今天下午这样为难我半天。可能是我想太多了。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就这样辗转反侧地想来想去,到了很晚都没有睡着。

书本点评
《见习男友养成记》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浪漫青春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浪漫青春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钓鱼小童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目录

作者相关

钓鱼小童

作者:

钓鱼小童

VIP精品试读

  • 《重生之福星贵女》重生之福星贵女里方媛和 耽美狼 重生之福星贵女忠犬攻

    重生之福星贵女

    火爆热文《重生之福星贵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寒冬落雪,主人翁叶敏,春娇,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新书,精彩章节节选:“妈,这是啥啊?”叶敏好奇的走过去问到。“这是草红花的种子,听说药店里收购红花的价格还不错,我今年在河坝地里种了些,这是被人踏倒的,我看看有没有熟了的子儿。”“行啊妈,都会发展经济作物了。”叶敏拿了个

  • 《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够》星儿是哪个小说的女主角 LOLI控 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够作者是于墨的小说

    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够

    主人翁是太后,雅妃的作品《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够》此文是于墨墨下的架空文,文笔无懈可击设定精妙绝伦,绝对是实力推荐的优质创作,书中主要讲述 一手拿着木梳,一手轻执着乌丝,我的动作轻柔而小心,就如在后宫中做人的道理一般。“星儿,你跟在哀家的身边也快有五年了吧!你觉得哀家怎样?”轻声的问,刘太后紧盯着镜子中映出的我,带着点微笑问。“太后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