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txt下载 娘受 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女王

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

现代言情|季靖,米亦|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35 人赞过 赞一下
完结小说《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是桑九九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要人物季靖,米亦,精彩内容试看:男人冷笑,眸子更加的冰凉,原来是胃口更高,他就说怎么会有人不爱钱。季靖北拿出一张金卡递过去,“这张卡给你用,密码六个六。”这密码,真牛,也不怕被人捡了去。“有限额吗?”这家伙该不会真的甩给她一张没有额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为作者桑九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冷笑,眸子更加的冰凉,原来是胃口更高,他就说怎么会有人不爱钱。

季靖北拿出一张金卡递过去,“这张卡给你用,密码六个六。”

这密码,真牛,也不怕被人捡了去。

“有限额吗?”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甩给她一张没有额度的卡吧!

“你觉得呢?”季靖北眸子一眯,米亦就知道了。

肯定有限额,他才不会这么好。

“太太,这张卡每天限额一百万!”助理高奇补充解释。

一,一百万!每天?

这跟不限额有区别吗?谁一天会花到一百万?

好吧!应该有,只是她不会而已,不过每天一百万也够她花了。

这样算算,她只需要两个多月就能把那七千万花掉,挺划算呀!

米亦小心翼翼的收好金卡,生怕弄坏了,弄丢了,这可是她现在最值钱的东西了,比她还值钱。

“我们现在去哪儿?”

“民政局。”

男人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靠在后座上,不打算在说话。

米亦偷偷的打量着他,侧面看过去,硬朗的勾画出他的轮廓,一双如墨般的眸子闭上以后,整个人的气场弱了一些,多了一份柔和。

双手很自然的垂在身侧,手指干净而修长。

连手都长的这么好看,米亦不禁怀疑起,这男人的脚是不是也这么好看。

这男人从发丝到脚尖都是完美的。

她怎么就一不小心睡上了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一想到当初是被季靖北睡得,米亦发现心里也没有那么不舒服了。

不过话说,米染明明说是安排的一个牛郎,怎么会稀里糊涂就变成了人人都想睡的季靖北呢?

“看什么?”男人幽深的眸子突然睁开,正好对上米亦困惑的眼神。

“季靖北,一个月前的那一晚……真的是你?”

这么多人都睡不到他,怎么就偏偏被自己睡了呢?

“那你想是谁?”

显然季靖北对她提出这种问题有些不满。

“没有,我就是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你觉得我季靖北会乱认孩子吗?”

乱认孩子?

对哦!她的肚子里如果不是季靖北的孩子,他怎么可能认,他又不傻。

这样想,米亦就想开了。

“还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

季靖北再次闭上眼睛,车内又陷入了一片沉静。

……

十分钟后,到达墨城民政局。

米亦跟着季靖北一路被人直接带进了民政局里面的一个单独房间。

这货连结婚都可以走后门!

本来还说可以像别人那样在大厅体验一下即将结婚的紧张心情,现在好了,直接被人推到了镜头前。

“季先生再往季太太这边靠一点,对,再近一点,好,季太太头稍微偏一点,好,两人都笑一下。”

咔嚓~

一道快门光闪过,两个笑容生硬,看不出来一点感情的人就这样被定格在了一张照片上。

然后层层的复杂程序,他们只用了五分钟就搞定了。

就这速度,季靖北还嫌慢了。

“季先生,季太太,你们的结婚证!”工作人员很快就递上了两个红本本。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一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三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季靖,米亦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桑九九)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作者相关

桑九九

作者:

桑九九

VIP精品试读

  • 《画春风》画春风txt 鬼畜 画春风完结版

    画春风

    优质小说《画春风》由凡尘一琉璃新出的仙侠奇缘类型的网文,内容中的天选人物是李惜,云霄,情节环环相扣,非常不错。精彩片段预览:李惜熟门熟路跑到二房去,拉了小雅一起去找。“二伯!”李惜大声招呼。屋内,万重俊正弯腰在一张长书案上画着什么,地上铺满了黄色的符纸,连一旁椅子上也搭了数张。万重俊一手提笔,一手拈了桌边的符纸,递了过来。

  •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免费阅读 YAOI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全文阅读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

    热销新书《凤傲九天:一品宠妃》是五色茎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佳作,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赵盼儿,乔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午后,阳光透过轩窗斜斜地照进梨棠院主屋,赵盼儿慵懒地从榻上坐起,斜倚在一个墨香绣纹枕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特别是想到,那群贵女们还在烈日炎炎下洗着衣裳,她的心情就更好了。看了看天色的她,抻了个懒腰,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