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免费阅读 YAOI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全文阅读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

古代言情|赵盼儿,乔叶|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74 人赞过 赞一下
热销新书《凤傲九天:一品宠妃》是五色茎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佳作,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赵盼儿,乔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午后,阳光透过轩窗斜斜地照进梨棠院主屋,赵盼儿慵懒地从榻上坐起,斜倚在一个墨香绣纹枕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特别是想到,那群贵女们还在烈日炎炎下洗着衣裳,她的心情就更好了。看了看天色的她,抻了个懒腰,披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凤傲九天:一品宠妃》为作者五色茎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午后,阳光透过轩窗斜斜地照进梨棠院主屋,赵盼儿慵懒地从榻上坐起,斜倚在一个墨香绣纹枕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

特别是想到,那群贵女们还在烈日炎炎下洗着衣裳,她的心情就更好了。

看了看天色的她,抻了个懒腰,披上衣服,及着鞋,缓步走到梳妆台下坐好。

“乔叶!”

“奴婢在。”

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宫女推门而入,恭声道:“主司有何吩咐?”

“替我梳洗打扮吧。”赵盼儿懒懒的吩咐一声。

这个叫乔叶的宫女,正是昨天出言讥讽并故意挑衅苏锦墨的乔宫女。

乔叶不情愿地蹭了过去,心里呸了一声:不过是个主司,拿什么款。可面上却不敢露出不敬的神色,伺候着赵盼儿梳洗,又拿起妆匣里的梳子,恭敬地问道:“主司想梳什么样的发式?”

“就梳个云朵髻吧——不。”赵盼儿眼波流转,“还是双环望仙髻,对,梳望仙髻吧,这个看着高贵。”

乔叶心里暗骂她多事,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主司大人,这个发式,奴婢不会梳啊——”

“废物!”赵盼儿沉下脸,“就捡你最擅长的梳吧,一定要把本主司装扮的漂漂亮亮的,可别误了我今天的大事!”

“是,是。”乔叶连连答应,手上已经熟练地捻起一缕头发在头顶绕了个圈。

赵盼儿百无聊赖地拿起妆匣里的首饰,挨个在脸上试。

乔叶一边替她打理头发,一边羡慕地道:“主司真是好福气,居然可以保留自己的衣衫首饰。”

赵盼儿得意地一笑:“谁叫你命不好,没个在宫里做女官的表姐。”

“您表姐是哪个宫的女官啊?”乔叶俯下身子,好奇地打听。

赵盼儿轻叱一声:“这也是你能问的?老老实实干你的活!”

乔叶面色尴尬,心里冷哼一声,对赵盼儿更加不满。

“今上午浣洗完、晾干的衣裳,给尚服局送去了吗?”赵盼儿打开一盒青黛,用尖细的眉笔,仔细地描着时下宫里流行的远山黛。

“已经着人送去了。”

“做得好!”

赵盼儿眉毛一挑,眼底泛起冷笑:“听说那个苏锦墨今早上往你们芙蓉院送了两盒面脂?”

“是有这样的事。”乔叶脸一白,那面脂自己不仅收了,而且迫不及待地涂在了手上,别说那个姓苏的小妞送的东西还真不错,虽然比不得长安城的金字招牌胭脂坊,但比起一些小坊市的东西要精致的多。

“好用吗?”

“自然是些粗劣的东西,入不得主司的眼。”

“那个贱丫头,竟使出卖肉的钱买面脂,收买人心,我呸!”赵盼儿对苏锦墨极尽羞辱之能事。

“主司何必生气,那贱奴用了主司赏赐的皂角粉洗衣,衣衫多半会被洗破,最快下午就要倒大霉了!”

“这倒是。”赵盼儿玩弄着自己的指甲,心里一阵得意,自己让乔叶给苏锦墨的皂角粉,与其他人的不同,里面特意加了一点让衣服腐烂,却不伤皮肤的药材,果然那贱人没有察觉,安心地用了。

书本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凤傲九天:一品宠妃》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五色茎)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目录

作者相关

五色茎

作者:

五色茎

VIP精品试读

  • 《当鬼才租客遇上怪物房东》当鬼才租客遇上怪才房东 免费阅读 当鬼才租客遇上怪物房东强攻

    当鬼才租客遇上怪物房东

    独家完整版小说《当鬼才租客遇上怪物房东》是西希沅所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人翁陶文溪,周佳琦,书中主要讲述:陈堇瑜管着一个集团的人,气场足够的强,每次板着张脸训斥陈堇澄时,陈堇澄都感觉他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看不见光,空气稀薄,呼吸不顺畅。陈堇瑜现在是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可在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

  • 《我,万界最强仙师》我,万界最强仙师免费阅读 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万界最强仙师强受

    我,万界最强仙师

    《我,万界最强仙师》是一梦笙笙笔下的一本仙侠网文,剧情跌宕起伏,文笔无与伦比,不容错过。“仙师前辈,您初次来都城,一定没有落脚地吧?不如,直接去我的公主府吧?”云离殇笑着说道。云龙渊眉头微微一皱,不屑的瞥了云离殇一眼,道:“你也太看不起仙师了,仙师会缺落脚地?我已经送了仙师一座府邸,落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