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丑女王妃大翻身 强受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年上攻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

古代言情|苏曼,苏采薇|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19 人赞过 赞一下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是花田酒虫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主线曲折绵长,文笔惟妙惟肖,值得一看。《丑女翻身:肥婆王妃》小说剧情回顾 好在上帝在为你关上大门的时候还会给你留个窗户。苏曼背着劫匪在山林里乱闯乱逛,还真的误打误撞的被她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山洞。开始苏曼发现这个山洞的时候不敢进去,生怕里面有什么野兽之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为作者花田酒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上帝在为你关上大门的时候还会给你留个窗户。

苏曼背着劫匪在山林里乱闯乱逛,还真的误打误撞的被她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山洞。

开始苏曼发现这个山洞的时候不敢进去,生怕里面有什么野兽之类的东西。她的穿越已经够悲催的,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她这里都没准会变成真的。

她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再三的确定了山洞里面没有什么大型猛兽之后,在一瘸一拐的背着那个劫匪走了进去。

没办法,下雨天,路滑,她又背着一个大男人,不摔跤才见鬼。不过她这几次都小心了很多,几乎没有再压倒身后的那个人。

背着那人走了进去,然后就着些许的亮光,苏曼将那个人放在了地上。人从她的肩膀一滑落,她就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真的累死她了。浑身的每个关节都好像被压缩了一样,酸痛酸痛的,她靠着石壁缓缓的坐下,腿和脚已经酸的好像都不太听使唤了一样。

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连苏曼都有点嫌弃自己现在的样子,红色的礼服已经被自己摔的到处都是泥巴,完全看不出半点本色。再转头看了看那个劫匪,苏曼一缩腿,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目光紧紧的盯着苏曼。

他哼了一声,不屑回答那个胖丫头的话。

其实他早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他是吃了一惊的。本想探手掐住那个女人的脖子,不过当他听到那个女人嘴里碎碎念叨的时候,他驱走了自己的那个想法。

既然她愿意背,那他何必自己费劲走?

他的唇角带了一丝的冷笑,不过又有点好奇。她的样子看起来应该不是相府的大小姐。苏采薇名满京城,是出了名的窈窕淑女,高贵典雅,他以前是见过的。

苏大小姐眼高于顶,那时候对他连个正眼都不会给。

而这个坐在轿子里的女人却与苏采薇苏大小姐相差甚远。若不是亲眼见着她被人从苏府搀扶出来上了城阳王府的花轿,连他自己都觉得好像自己劫错了人。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苏府那个呆呆傻傻的二小姐苏小妹?管她是苏小妹还是苏采薇,反正都是城阳王妃,他没抓错人就是了。

更让他奇怪的是,她怎么不逃?刚才他痛晕过去的时候,是她逃跑的最好机会。

是了,他忽然想起了这个女人说过的话,她会迷路。

果不其然,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背着自己迷失在了山林之中。

呵,果然是个白痴女人。看她那副笨拙的模样,他的心里更加的不屑。连走路都会摔跟头。还连带着他一起摔。

不过。。。。她每次摔的时候好像都会特别的小心,不仅没有压倒他,反而会让他压在她的身上。

这点让他迷惑了起来。她的脑子真的是呆的。他只能这么解释。

胸口传来一阵抽丝般的痛,该死的。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那毒又发作了。

若不是那该死的毒,以他的身手,怎么会受伤!



书本点评
《丑女翻身:肥婆王妃》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花田酒虫)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花田酒虫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作者相关

花田酒虫

作者:

花田酒虫

VIP精品试读

  • 《情深缱绻无绝期》情深 69 情深缱绻无绝期下克上

    情深缱绻无绝期

    《情深缱绻无绝期》为墨韵兰香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我刚才那一脚踢得有力,他现在应该没力气追我。“咚咚咚。”可是矮个男人的步子却是一点也不慢,他到底是个男人,我又受了伤,根本就跑不过他。耳听着他越跑越近了,我愈发心慌起来。就在这慌乱间,我发现自己竟然跑

  • 《歧梦之旅》梦之旅流淌的歌声1 完结版 歧梦之旅直人

    歧梦之旅

    《歧梦之旅》作者:瑟瑟娘,古代言情类型新书,主要角色:罗父,阿肆,本新篇主要章节节选:第二日巳时,罗洋洋让阿肆帮忙抱起小木板,自己则抱着一大卷竹牍去敲响罗父的书房门。门内没有人回应。罗洋洋有些纳闷:莫非是出门了?正要离去,忽然看到罗父打开隔壁的房门,问:“何事?”洋洋指着木板说:“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