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噬情》噬情者快穿百度云 强强 噬情君臣文

噬情

婚恋|纪擎轩,陆乔宇|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87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新书《噬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尾狐,主线角色纪擎轩,陆乔宇,是一本婚恋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纪擎轩推我的力道极大,我觉得脊椎生疼,肚子也有些隐隐作痛。门被“哐”的一声关上,警察赶紧跟过来将门锁上。我追过去,抓着门上小小的窗户大喊,“纪擎轩,我怀了你的孩子!”“那就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死!”黑暗


版权来源:互联网
《噬情》为作者尾狐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纪擎轩推我的力道极大,我觉得脊椎生疼,肚子也有些隐隐作痛。

门被“哐”的一声关上,警察赶紧跟过来将门锁上。

我追过去,抓着门上小小的窗户大喊,“纪擎轩,我怀了你的孩子!”

“那就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死!”

黑暗的走廊上,传来男人冷冽的诅咒。

我站在原地,委屈,愤怒!

我在牢里的第二天,就见到了陆乔宇,他说,他会帮我找律师打官司的。

可是后来他很为难的告诉我,目前高级律师都不肯接这个案子,只有一些新人律师打算试一试,虽然几率很小,但是他希望我不要放弃。

不放弃?我怎么可能不放弃。

一个月后,一审开庭,我被带到法庭,站在被告席上。

秦佳梦坐在轮椅上,穿着一件漂亮的豆沙色长裙,长发挽成一个漂亮的髻,妆容得体。

而我穿着一身囚服,灰头土脸。

仿佛在映射从此以后的两种人生。

陆乔宇为我请的年轻律师明显经验不足,被对方律师几个问题,就问的哑口无言。

结果我也不出我所料——

我被以故意伤害罪判了一年半。

下来之后,我不服,提出上诉,不久之后,上诉被驳回。

我锒铛入狱。

那时我的肚子已经渐渐显露,我意识到,这是一条生命,我进去,第一时间就告诉狱警,“我怀孕了!”

女狱警将我的衣服掀起来,看着我微微隆起的小腹,又找了个验孕棒让我检查。

在确定我怀孕后,先将我放入一个单人牢房,之后她去并报上级。

当时,我本以为,我至少能够保外就医,把孩子顺利的生下来。

却没想到,当天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有几个人闯入我的房间,将我绑在一个他们推进来的半截床上,将我的腿叉开绑在两边的架子上,我意识到情况不对,大喊救命!

可是,根本没有人来!

我拼命挣扎,来的人里,有四个抓着我的四肢,还有一个人,拿着一个产钳,就往我身体里伸!

“不不不!”我吓得喊都出来了,求饶,“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死我的孩子!”

可是那人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直接伸进去——

“啊!”

疼!

钻心的疼!

我大声喊叫!

监狱的走廊里,回荡着我的叫声。

我能感觉到产钳在我身体里面搅和,然后,有东西流了出来。

那是我的孩子,刚才他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如今却变成了一滩血水!

我恨!

整个过程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

我一直喊,一直挣扎。

当一切结束时,我整个人已经累的虚脱了,单薄的囚服被我的汗水清透。

他们将我解开,扔回床上,准备离开,我不顾疼痛追过去。

其中有个人手劲极大,将我一把退回牢房。

铁门“哐当”一声关上,我只听见其中有一个人开了口,“别怪我们无情,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我喃喃。

除了纪擎轩,我再想不到其他人。

我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

他杀了我们的孩子。

一想到这件事,这十二年的爱,突然全部都转化为恨!!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三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八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噬情》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纪擎轩,陆乔宇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尾狐)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作者相关

尾狐

作者:

尾狐

VIP精品试读

  • 《诱捕我的杀手女友》小说 LOLI 诱捕我的杀手女友同志

    诱捕我的杀手女友

    《诱捕我的杀手女友》为达哒尔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从第二天起,苏沫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随处可见她那能够甜到人心头的微笑。苏沫再次回到了苏明辉在时的状态,温婉可人,叫人心疼。大厅里,钟瑞正在给叶正阳沏茶,苏沫的小脸上带着歉意,向钟瑞走去。“钟爷爷好”苏

  • 《我在大宋觅长生》重生大宋修道长生 直人 我在大宋觅长生Size Queen

    我在大宋觅长生

    优质辣文《我在大宋觅长生》由小黑神创作的婚恋类型的新篇,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宁公,潘家,主线柳暗花明,实力推荐。精彩片段预览:宁公住的小院比起潘家大宅寒酸不少,不过上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充满了书香气和烟火气。小院里陆然并未见到宁公其他家人,宁公不说陆然就没故意提及,谁知道这老小儿是不是因为在外养了小的,流连春风十里,不愿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