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免费阅读 kuso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忠犬攻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

古代言情|顾盼,邵采枫|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54 人赞过 赞一下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是沐清莲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内容令人拍案,文笔朴实无华,可以看一下。顾盼兮原本躺的正舒坦,可是被邵采枫这么一说,立马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当下,她便嚷嚷了两句:“好端端的,学什么女工?父亲不是从来不约束我的吗?这是改了什么性?”她还以为,昨天她那么无礼,顾启会气到放弃她这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为作者沐清莲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顾盼兮原本躺的正舒坦,可是被邵采枫这么一说,立马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当下,她便嚷嚷了两句:“好端端的,学什么女工?父亲不是从来不约束我的吗?这是改了什么性?”

她还以为,昨天她那么无礼,顾启会气到放弃她这个可有可无的女儿呢。

顾盼兮还没来得及发作牢骚,邵采枫立马沉色叮嘱她,道:“盼兮,又在胡说了不是?你父亲既然遣人说来,还不快去?”

顾盼兮:“......娘,不去不成吗?自小就没什么基本功,去了,不也是陪着旁人走一趟嘛。”

“胡说什么傻话呢?让旁人听到了,不得笑话你了。”

“我又不怕别人怎么想的。”

邵采枫伸手食指戳了戳顾盼兮的脑袋瓜,笑了笑:“你啊啊,没个正经样!”

顾盼兮赔着笑,贴在邵采枫的肩头,无赖道:“在娘这里装什么大人嘛,永远长不大陪着娘才好呢!”

“胡说八道!”

“才没有...”

“还不快去?”

“好啦,知道了。”

顾盼兮不情不愿的被邵采枫从屋里赶了出来。

稍微整理了一番妆容后,顾盼兮方才跟着下人走到了荷花池。

这荷花池,说起来也是有来路的。

据说张淑芳下嫁给顾启的时候,其娘家人特地花重金给张淑芳打造了这个园子。

而这个园子也是立在池中央,鱼儿在里面欢快的游玩。

凉亭跟地面处,更有藤花桥,走起路来,水面也漾起了阵阵波纹,惹的池中的荷花都微微动了起来,惹的倒影处的荷花花枝烂颤。

当顾盼兮到了荷花池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微风抚来,荷花荡漾的场景。

而荷花池的亭子中,早已有三个人在等待。

顾盼兮从藤桥上走过去,便看到了顾柔。

“姐姐好大的架子,叫妹妹好等。”顾柔轻轻的哼了一声,将茶杯递在了粉唇边,喝了一口茶。

顾盼兮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倒了一杯,坐下,道:“不敢当。”

“听闻陛下纳妃,我就觉得意外。父亲说让你同我一起学习琴棋书画女工,我就更纳了闷儿了。你到底是阴魂不散,惹人厌极了!”

“嗯,我可没指望你能喜欢我,既然讨厌,呵呵,不好意思,以后你会更讨厌的。”

顾柔闻言,哼了一声,道:“无碍,总归我以后入了宫,是不会见到你了。也不知道将来谁倒了霉会娶了你。”

顾盼兮:“不劳你费心,我将来嫁的,必定是你费尽心思也得不到的。”

顾柔:“如此,你是要跟我抢夺皇后的宝座了?”

“我对皇后之位并无心思,不过你若是在意,我也不介意让君尘烨通融通融,走个后门。”

“你!”

“我知道你在意君尘烨,更在乎皇后的宝座。但我告诉你,比起你下三滥的手段,我与你竞争,已是最公正的。”

“你敢只言陛下名讳,脑袋不想要了,想被诛九族吗?!”

顾盼兮哼了一声,道:“那夜我去了哪里你不是不知道。父亲从哪里接的我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与他早已亲密无间。叫个名字又怎么了。况且,我的九族不也有你吗?”

书本点评
沐清莲的《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目录

作者相关

沐清莲

作者:

沐清莲

VIP精品试读

  • 《桃花影落下》桃花影落下小说笔趣阁 短篇小说 桃花影落下GV

    桃花影落下

    本次本人展示给各位兄弟姐妹们句读原创网络创作《桃花影落下》,主要角色是李瑶,段云霆,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砰”地一声,养心殿大门被人猛地撞开。李瑶绕过屏风,喝道,“你们干什么——”话音未落,男人颀长消瘦的身姿和温润的眉眼顿时映入眼帘,他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李瑶连连后退几步,段云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顺

  • 《二婚娇妻很迷人》江北渊言念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二婚娇妻很迷人cj

    二婚娇妻很迷人

    辣文《二婚娇妻很迷人》是泡芙小姐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本网络小说的主线人物王亦寒,原谅,主要章节节选:他说话的时候还没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看着他,他就将目光移开了。他倒了满满一杯酒,不紧不慢地推到我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看他这副模样,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但还是做出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他从来没有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