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念念不及为你而惜》竹马情深青梅意之 精彩阅读 念念不及为你而惜浪漫青春小说

念念不及为你而惜

浪漫青春|谢谢,别吵|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71 人赞过 赞一下
《念念不及为你而惜》作者:月小小蕊,浪漫青春类型新篇,光环人物:谢谢,别吵,本网文书中主线围绕:这一刻,最终严寒停留下了脚步…面对眼前的安念惜,他将他那双目光投射入安念惜的脸庞时,然而,这一时刻安念惜却是下意识的躲闪,她不敢看严寒的眼神,她怕…他会真的不要她了!当严寒察觉到安念惜异样的举动,不由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念念不及为你而惜》为作者月小小蕊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刻,最终严寒停留下了脚步…面对眼前的安念惜,他将他那双目光投射入安念惜的脸庞时,然而,这一时刻安念惜却是下意识的躲闪,她不敢看严寒的眼神,她怕…他会真的不要她了!

当严寒察觉到安念惜异样的举动,不由得感到诧异…念惜…念惜她…她又在向那时候一样,在躲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躲我?难道是因为这个男人刚才的话语吗?他刚才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个男人竟然在背后造他的谣言,竟然想要怂恿念惜与他分手…

此刻严寒的心中内心忐忑不安…他开始担忧念惜不会被这男的话所动摇了吧,她难道不相信我吗?一想到这里,心中那份压抑怒吼涌上心头…

他将怀中的沐晴小心翼翼放下身来,转头向此时沐阳怒吼斥责……

“我早就忍你很久了,我是真想揍你一顿,我还真的是从来就没有见过像你这种人,你果然是对念惜存有心思…这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这从我见到你第一面你就想着法让我和念惜拆散…唉,不是,我就特别想问问你你算谁啊?你算老几啊!做人怎么有你这种地步啊!把我当不存在啊?我是她男朋友…你给我记清楚了!这话你是想让我说几遍啊!”

沐阳不由得一阵冷笑…

“呵…男朋友?装…你给我装啊!装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装…我装什么装啊?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见两人此时的状况,安念惜下意识再次站在两人的面前,一声怒吼

“够了……别吵了!不应该的…不应该的!”

“念惜…”抬起头来,微笑示意于严寒,随后便转身向身旁沐阳鞠躬

而众人却是诧异看着她的举动…尤其是沐阳…

“喂…女人,你什么情况?向我鞠躬?你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我只是…只是…其实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谢谢你…你知道吗?因为看到你的影子却是让我时时刻刻认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我知道你是好心,谢谢你,只是请你别在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其实你一直理解错了,严寒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的,这事不关严寒的事,而是我自己没用,是我自己没用…是我自己不敢向严寒问的…是我一直因为自己的自身原因疏远他…我不敢和他接触,我这样的人不配…”

久久的不能从安念惜的目光离开…眉头紧皱,天知道,当他听见念惜从嘴里说出那就话,是有多么的想要愤怒…念惜啊!念惜!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为好?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你对我敞开心扉…

“安念惜…你给我听着…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以后别在让我在听见你嘴里说一句你不配之类的话…”

被这男子突如其来的斥责之声给惊到…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看于他的眼神…

就这么一瞬间,周围的气氛凝固起来…

见女子许久未答复…这一刻,严寒的心在痛

“念惜…你不回答?就是不敢向我保证?为什么?”

书本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浪漫青春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谢谢,别吵)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月小小蕊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念念不及为你而惜》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月小小蕊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
目录

作者相关

月小小蕊

作者:

月小小蕊

VIP精品试读

  • 《仙穹霸主》仙穹霸主全文免费阅读 弱受 仙穹霸主by画孤城

    仙穹霸主

    热销小说《仙穹霸主》是画孤城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创作,光环人物凌爵,孔玄离,主要讲的是:不过,那些峰主却并不死心,知晓问凌爵是问不出神了,便问风无邪道:“风兄,不如你对我们说说,这凌爵道子的话是何意,日后必有重谢。”然而风无邪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听得几个峰主心中

  • 《傅少,夫人又虐渣了》重生空间爷夫人又要虐渣 主角是黑森林,玛奇朵的小说 傅少,夫人又虐渣了小说完结版

    傅少,夫人又虐渣了

    《傅少,夫人又虐渣了》是舒七夏原创的一本婚恋网络创作,设定空前绝后,文笔淋漓尽致,不容错过。《傅少,夫人又虐渣了》精彩内容 张可可嘻嘻笑着,瞅见她面前的半杯咖啡,嫌弃:“黑咖啡?不要,我要喝焦糖玛奇朵。”说着招手唤服务生。“你要不要再来块蛋糕?”张可可埋头研究酒水单,“要不我们点一份黑森林吧?但是我只能吃两口,因为我要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