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沉沦暖风中》陆以凝唐慕白免费阅读 Mary 沉沦暖风中忠犬攻

沉沦暖风中

现代言情|夏瑶,和暖|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75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家作品《沉沦暖风中》是春风醇如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夏瑶,和暖,书中主要讲述:苏和暖这次喝的是香槟,没有再拿果汁。虽然每次只喝一点,但只不一会儿,她的脸色就红润起来。“不好意思,暖暖不能再喝了。”沈玉书为她挡下了前来打招呼的。“还好么,送你回家吧?”沈玉书询问着苏和暖。“嗯。”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沉沦暖风中》为作者春风醇如酒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苏和暖这次喝的是香槟,没有再拿果汁。

虽然每次只喝一点,但只不一会儿,她的脸色就红润起来。

“不好意思,暖暖不能再喝了。”

沈玉书为她挡下了前来打招呼的。

“还好么,送你回家吧?”沈玉书询问着苏和暖。

“嗯。”苏和暖乖巧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一点都没多,只是喝酒就会脸红而已。

这也为她省去了不少麻烦,因为每次她都可以装作不胜酒力提前离场或到一旁休息。

所有的一幕幕,都被曜江沉看在眼里。

苏和暖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姿势稳得很,哪里像喝多的样子。

“走了。”

曜江沉也放下酒杯,对身边的夏瑶说。

上了车后,曜江沉坐在后座一语不发,由助理周伍开车。

周伍就自动就往夏瑶的住所开。

毕竟他还没看见曜江沉带谁回过曜公馆,只要身边有人,绝对是先送那人回家。

而他送过好几次夏瑶了,不用说也知道住址。

夏瑶此时内心有些忐忑,曜少今天这是怎么了?与以往完全不一样。

整个人都冷了起来。

要知道平时还会跟她逗趣说话的,起码会照顾她情绪不让她无聊。

毕竟他对每个女人都是如此。

就算曜江沉说再也不见了,也会让跟他认识过的女人又爱又恨。

爱的是他如此有魅力,让人无法自拔。

恨的是他是如此三心二意,兴许只过了一天,就可以当做不认识你。

要说曜江沉这号人,也是独一份了。

曜家,掌握着所有文娱产业,只要你能想到的,全部都有涉猎,Z市只是曜氏公司所在而已,但曜家的势力遍布全国。

只要他想,没有他控制不了的舆论,没有他接触不到的人脉,也从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按理说这等势力的企业,接班人不论如何,也不该是曜江沉这性格。

太不靠谱了。

只要一到晚上,就是酒吧夜店风花雪月,没人会放心把公司交给他,也没人会放心在他手下做事。

可偏偏他就是这等性格,公司各元老也早就见识过他的手段,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除了他的私生活别人不予评价,也实在没法评价以外,对他别的事就只有一个字形容。

那就是狠!

跟他熟悉点的人还可以叫他曜少,公司的称之为曜总,至于别人,则统统称呼其为曜先生。

曜江沉这个男人,已然站在Z市金字塔的最顶端。

他此时转头看向夏瑶,夏瑶礼服开叉的那一侧正好在他这边,他不需做任何就可以看见夏瑶那白皙的长腿。

再往上,就是半露的酥胸。

春光无限好。

他的眼,最后定格在她的唇上。

他单臂撑到那侧车门,将夏瑶整个人拢在身下。

周伍感觉后座有动静,下意识往中央后视镜上一看,魂儿都差点飞出车外!

我的妈啊!

他还从没见过曜总那么近的接触女人!

周伍的脚都有点哆嗦了,好在车还是开的四平八稳,他不敢再看,但凭着感觉曜总应该已经坐了回去。

曜江沉是坐了回去。

因为当他试着想亲别人的时候,他发现心里还是只有厌恶。

只有对那个女人,苏和暖,才是真的想。

书本点评
现代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春风醇如酒)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夏瑶,和暖)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现代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目录

作者相关

春风醇如酒

作者:

春风醇如酒

VIP精品试读

  • 《我的称号有属性》霸气宿主 女王受 我的称号有属性18禁

    我的称号有属性

    这回给老铁们鉴赏说故新出的历史创作《我的称号有属性》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切,李泰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李切等人走出群芳楼来到大街上,天色已暗,街上人影稀疏近无。长安城实行的是坊市制度,时辰一到就会关闭城门坊门,所以一般百姓都会提前回到自己的坊市或出城。不过这条规矩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每个人身上都有

  • 《美漫之拯救遗憾》美漫之拯救遗憾txt 平胸小受文 美漫之拯救遗憾章节列表

    美漫之拯救遗憾

    完结小说《美漫之拯救遗憾》是魔疯公子新出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佳作,主人翁季晨,泽维尔,小说剧情回顾:压缩,拉伸…现代人似乎就是这么制作缝衣针的,好吧针灸用的针也是差不多的流程。季晨看了看背面也就是自己砍断稻草人的那一面,刚才说轻了,钝的简直比死侍那把刀还严重,至少他还能拿着那把刀砍死人。古一说的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