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绝色帝君腹黑受免费阅读 父子文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穿越文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

古代言情|帝玺,洛羽|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05 人赞过 赞一下
这次我呈现给各位小说迷们叶小婴原创创作《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主线人物是帝玺,洛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洛羽有些面色狰狞地垂下双手,一口血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他不得不捂住胸口,唇色煞白:“想不到……你的力量居然如此可怕……”帝玺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身上也恢复了正常的温度,她的呼吸渐渐平稳,想来再过不久就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为作者叶小婴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洛羽有些面色狰狞地垂下双手,一口血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

他不得不捂住胸口,唇色煞白:“想不到……你的力量居然如此可怕……”

帝玺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身上也恢复了正常的温度,她的呼吸渐渐平稳,想来再过不久就会清醒。

洛羽右手随意一翻,将之前吐出来的血迹直接抹尽,确认自己的脸色并没有太难看之后,他直接把扑倒在桌子上的帝玺推醒了过来。

帝玺只觉得自己似乎昏睡了很长时间,在最昏昏沉沉的时候,似乎有人不停地为她换冷巾,片刻不曾停息。后来,待她稍稍好些,便在浑浑噩噩之中听到了号角呜咽的鸣叫。那号角吹得三短一长,是皇族子女薨逝才会吹响的号角,这南阳王府之中,有资格让守城卫吹出如此号角的,唯有帝江。

受了极大刺激的她,那一瞬间突然神识清明起来,然而只是一句爹爹没了,她便再也撑不住身子,又一次昏厥过去了。

这会儿,洛羽毫不留情地一把将她推醒,她只觉得脑袋跟要炸了一般,嗡嗡叫得难受,一只手撑着身子,忍不住哼出了声。

“醒了?要不要继续睡?反正今天已经正月十五了。”洛羽闲闲说着,似乎刺激不够帝玺一般。

帝玺撑着脑门用力晃了晃,这才睁开眼睛,然而眼前又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昆吾给她配的药,药效终于过了。

帝玺只能瞪着没有焦距的双眼朝着洛羽发出声响的地方扭过头,有些埋怨道:“我跟你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除了你抢了我的神魂这一点之外,的确没什么深仇大恨。”洛羽顿了顿:“你的眼睛怎么了?灵羽难道不在你身边?”

帝玺将独身一人前往流月城的经过大致跟洛羽说了一通,洛羽忍住想要胖揍帝玺一顿出气的冲动,眉角狠狠抽搐着:“你连灵羽都能弄丢,怎么不把人也丢了?”

帝玺耸了耸肩,显得也很是无奈:“我倒是想丢,可惜丢不了。对了,我爹爹难道真的……”

“真的,不过你们赶到得很及时,说不准昆吾先生能救得活他。”

帝玺哦了一声,呆了会儿,突然问道:“昆吾,是不是夏朝之时,颛顼的后代?”

洛羽扬眉,眼睛眨了眨:“是他,这老妖精除了岐黄之术以外,一无所长,可凡人最畏惧的,无外乎生老病死,所以这老家伙无论哪朝哪代都吃得很香。不过么,真的能让他下狠心从阎王手上抢人的人,还真不多。本公子我,就是其中一个。”

“那我是不是还该承你的情,对你多道几声谢了?”帝玺对此说法嗤之以鼻。

“受不起。”洛羽连连回绝:“你以后能记得起来我帮过你,留我个全尸就已经是我受你大恩了。而且,昆吾会帮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恩师白起。”

帝玺在还未成为灵之前,就听洛羽谈过人屠白起,对白起此人自然是不会陌生,可一个是人屠,一个是妙手神医,怎么就能扯上关系呢?

书本点评
本书《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帝玺,洛羽)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叶小婴)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目录

作者相关

叶小婴

作者:

叶小婴

VIP精品试读

  • 《田园悍妻之病夫娇养》药香田园悍妻萌宝病夫 父子文 田园悍妻之病夫娇养健全

    田园悍妻之病夫娇养

    经典创作《田园悍妻之病夫娇养》是储小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本创作的光环人物沈沉生,大树枝,小说剧情回顾:之后几日,只要如春他们在门口玩,这个年龄不大的家随就会出来看着他们玩。如春始终想不通,这个家随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清闲,既然这么清闲,沈家没什么事情,为何还要他在这里待着?沈家举家离开好几年了,门

  • 《罗布泊档案》档案罗布泊的蘑菇云 GAY吧 罗布泊档案XXOO

    罗布泊档案

    火爆小说《罗布泊档案》由文将军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吴同,木克土,剧情引人入胜,值得追。精彩片段试读:“哇,像个新娘子!”Miss很开心,随口打开了话匣子,道:“梧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吴同笑了笑,样子很甜美:“随便问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Miss道:“你为什么把你爸爸叫成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