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家王妃太懒了》我家王妃是奇葩千九九 帝王攻 我家王妃太懒了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我家王妃太懒了

古代言情|唐可儿,王爷|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14 人赞过 赞一下
这次给读者们赏析宣洛洛新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我家王妃太懒了》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唐可儿,王爷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啊?为什么要搬?这里充满了我和娘的回忆,我不走。”唐可儿一听,顿时挤出两行眼泪,可怜兮兮的说。开玩笑,这冷熙阁是最靠近外面的地方,很容易逃走,一旦离开,唐家那么大,不迷路就不错了,还逃个毛啊。嬷嬷根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我家王妃太懒了》为作者宣洛洛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啊?为什么要搬?这里充满了我和娘的回忆,我不走。”唐可儿一听,顿时挤出两行眼泪,可怜兮兮的说。

开玩笑,这冷熙阁是最靠近外面的地方,很容易逃走,一旦离开,唐家那么大,不迷路就不错了,还逃个毛啊。

嬷嬷根本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就冷冷的说:“来人,动手!”

一群铁甲士兵冲了进来,简直亮瞎了唐可儿的眼,唐家什么时候牛到敢有自己的私人军队了?这肯定是王府的禁军吧,只是,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吗?

“带走!”嬷嬷不耐烦的一挥手,一个士兵走过来,咔咔两下,就给唐可儿戴上了脚镣手镣,推着她往前面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犯了什么罪吗?”唐可儿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站在那,不肯往前走哪怕一步。

这里好歹还是在唐府,她也还是唐家九小姐,再不受待见,也不该是这个待遇吧。

“这是王爷的命令,九小姐,再不走,格杀勿论。”那群铁甲士兵的头头,冷冷的看着唐可儿,一字一句的说。

那人眼底泛着杀气,他说的是真的,唐可儿一点都不敢怀疑,这下,也不敢反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犯不着在这个时候,送人头。

“我知道了,我走。”

哗啦哗啦,每走一步,都能听到铁链摩擦地板的声音,这是选妃吗?这完全是坐牢好吧?

十王爷很丑吗?还是有什么缺陷?这选个妃,又是禁军,又是铁镣的,生怕人家跑了,而且,之前唐酥儿可是说了,今年轮到唐家,也就是说,选妃年年都有,那十王爷应该不缺女人,所以,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关系,要搞这么大阵仗?

唐可儿本来是想,如果实在逃不了,那她就嫁,反正过去了,也是继续躲着当米虫,她对那个十王爷又不感兴趣,也不想去争宠,家斗宅斗统统退散,在她眼里,王府和唐家,都一样,混吃等死呗。

但现在,她心里却有点发怵,这个十王爷,这样子选妃,到底有什么毛病啊?

“端木大人。”这时候,锦园到了,一个婢女恭恭敬敬的给那个士兵头头行礼。

“这个院子的一切事宜,由我们禁军负责,唐府只需留下一个贴身婢女便是。”端木熙冷冷的说。

“奴婢杏儿,正是九小姐的贴身侍女,其他下人,已经全都离开,只留了一个嬷嬷。”

“嬷嬷也不要留,王爷自会安排。”

“是,奴婢这就让她离去。”

两人说完话,唐可儿就被推进一间屋子,接着就是关门落锁,还真的是坐牢啊,脚镣手镣都不打开的吗?

“这次的九小姐,胆子倒是挺大,居然没有哭哭啼啼,难得难得。”门外,两个守门的护卫正在说话呢。

唐可儿忙贴到门上去听,她现在迫切想要搞清楚,唐酥儿曾说过,天下皆知的十王府的事,到底是什么。

“估摸是吓傻了吧,上次许家那位小姐,当天也没哭闹,结果,第二天直接疯了。”

十王爷有那么可怕吗?居然能把人吓疯了?

“疯了总比守活寡强吧。”两人还在继续说。

“嘘,你说这话,是不想活了吗?”

守活寡?难道,十王爷不行?

书本点评
这本《我家王妃太懒了》有看点,但主角(唐可儿,王爷)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宣洛洛)的个人习惯。。。。

作者相关

宣洛洛

作者:

宣洛洛

VIP精品试读

  • 《君不识卿》从前不识卿 NP 君不识卿RPS

    君不识卿

    《君不识卿》是野弦夕烟执笔的一本玄幻言情创作,情节回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实力推荐。《君不识卿》主要讲的是 凤珂睿一众人离开后,义成再次回头,就看到旁边两人皆是一种嫌弃的眼神。义成无语了半晌,还是走到暗影身边,拿着折扇敲了敲他的头。义成心里是憋屈的,都这么看我!我不敢欺负予陌,还不敢欺负你这小子了!被敲头的

  • 《快穿之头号老婆粉》快穿之头号老婆粉男神我超甜 直人 快穿之头号老婆粉YD

    快穿之头号老婆粉

    这次本人推送给各位朋友们江李槿原创网文《快穿之头号老婆粉》,主角是白允儿,苏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虫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沈老,白同学说的不错。我的确很少去上课,那是因为我需要学的课程很多,不想时间浪费在路上,所以就特地请了老师在家里上课。这一点,我有向学校方面说明情况递交申请。”“至于我交的作业,可能是佣人们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