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男神很傲娇》快穿之专宠反派boss 同人志 快穿之男神很傲娇419

快穿之男神很傲娇

科幻空间|蒋恒水,姜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09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本喵呈现给各位兄弟姐妹们哥哥很帅原创故事《快穿之男神很傲娇》,主人翁是蒋恒水,姜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而她根本就不能走动,一走动就会招来恶意。浓郁的贵气在这里弥漫,原主又是阴时生人。像她这样的,简直就是鬼怪的补品。粱芷深吸一口气,给自己贴了隐身符。然后走了出去!要是再在里面呆下去,粱芷会窒息而死!就算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之男神很傲娇》为作者哥哥很帅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而她根本就不能走动,一走动就会招来恶意。

浓郁的贵气在这里弥漫,原主又是阴时生人。像她这样的,简直就是鬼怪的补品。

粱芷深吸一口气,给自己贴了隐身符。然后走了出去!

要是再在里面呆下去,粱芷会窒息而死!

就算不是窒息而死,也会被小鬼给吸干!

在感受到深深的惧意之后,粱芷决定要去会下阵法大师-蒋恒水!

由姜初引荐过来的蒋恒水身着一身紫袍,拥有一张娃娃脸的他,手里捧着一个罗盘,不知道在念叨些啥。

姜初无奈的笑笑。“师弟,别来无恙!”

“原来是姜初师兄啊,失敬失敬。”

蒋恒水抱拳,看了眼跟在身后的粱芷,道:“这位就是洛芷清小师妹吧!”

“是的,蒋师兄。这次来,就是为了一件事情。请蒋师兄教我阵法吧!”

“咳咳!”蒋恒水差点被一口口水给呛死。

在明白了粱芷的来意后,蒋恒水说道:“是这样的小师妹。阵法这种东西很玄妙,需要三年五载才能参透一个点。你要是想学怕是要耽误二十年的功夫!”

“那师兄如今学到几层了呢?”

蒋恒水摇了摇头,伸出了一只手。

粱芷道:“一层?”

“不是,三层!”

粱芷:“真没出息!”

“咳咳,小师妹。你真是犀利的很,你师兄我,差点没被气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若有那大把功夫还不如好好研习《道德经》,清心寡欲才是重点!”

粱芷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符咒,摆在了蒋恒水面前。

蒋恒水翻阅了几张,心惊胆战。我勒个去,都是什么人啊!

这些符咒,天哪,天雷符,地火符,这些都是高级符咒啊,一个小女娃哪来的?

“这些报酬够不够?”

“够,准够!”蒋恒水看着这些符纸,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好多钱啊,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在他眼前晃悠啊!

“好了,现在来说正题。你要怎么教我?”

蒋恒水一本正经的说道:“首先你要吸收日月精华,也就是要平心静气,其次你要……”

粱芷道:“请说人话。”

“咳咳,就是你要集中精神,明天我跟着你去趟公司,画给你看!”

粱芷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一把夺过符纸。“那么明天见。”

“哎,等会。把订金留下!”

粱芷头也不回的说道:“明天来见我啊师兄!”

说完就走。

“小师妹人怎么这样,有没有一点尊师重道的自觉?”

蒋恒水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拉着姜初的手道:“师兄,你看她欺负我!”

“师弟,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姜初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师妹就是这个性子,你别忘心里去。明天收拾好行李,随我下山吧!”

因为姜初怕蒋恒水这个路痴会迷了路!

“哎,我又不是GAY,你怕什么!”

蒋恒水一脸郁闷,悻悻回了道观。

兰派的人都是些假正经的,一点都不如他们奔放,大气。

晌午,蒋恒水跟姜初二人赶到了应氏集团。

跟粱芷通了电话之后,姜初两人在会客厅休息。

蒋恒水感叹道:“哎,还是城里人好啊。住着大房子,比乡下人阔绰多了!哎,姜师兄,你看啊,那个美女正点。”

书本点评
《快穿之男神很傲娇》算是近期科幻空间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蒋恒水,姜初)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蒋恒水,姜初)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目录

作者相关

哥哥很帅

作者:

哥哥很帅

VIP精品试读

  • 《领主与战争》领主与战争相关内容的小说全文下载 㚻 领主与战争小攻

    领主与战争

    主要人物叫艾伦,权贵的网络创作是《领主与战争》,它是作者折尽春风新写的一本奇幻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夜色虽美,不过艾伦并没有心情欣赏美景,站在窗边看着外边的景色,艾伦所住的房间,窗外正好是大街,不过区别于白天的人声鼎沸,晚上的街道静悄悄的,唯有淡淡的月色映在街上的事物上。沉默了一会,艾伦转身回到了床

  • 《我手下有九条龙》诸天作弊界面 耽美狼 我手下有九条龙立场倒换

    我手下有九条龙

    《我手下有九条龙》为彼岸不可到达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讲的是:那惨烈的嚎叫逐渐变为痛苦的声声呻---吟,远远听着气息也越来越弱,吴迪早就试过透视这里,却没有任何办法。他依然小心谨慎的走到这岔口处。“救命,救命。”等他刚到那岔口处,似乎是感应到岔口处有人,一个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