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 鬼畜 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H

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

现代言情|武清,梁心|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47 人赞过 赞一下
《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是大耳朵尾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文笔无懈可击,书单必备。《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主要讲的是 “舞晴,你饿不饿,吃点点心怎么样?”说话间,梁心已经带着武清来到盛放美食酒水的餐桌前。武清收起思绪,一抬头就看到梁心端着一块奶油蛋糕,呈在她面前笑眼弯弯的问。武清挑挑眉,洁白的奶油霜被挤成玫瑰花的形状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公子归来之我家夫人太嚣张》为作者大耳朵尾巴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舞晴,你饿不饿,吃点点心怎么样?”说话间,梁心已经带着武清来到盛放美食酒水的餐桌前。

武清收起思绪,一抬头就看到梁心端着一块奶油蛋糕,呈在她面前笑眼弯弯的问。

武清挑挑眉,洁白的奶油霜被挤成玫瑰花的形状,上面点缀一颗红亮的樱桃,通体还撒了璀璨的金箔,看着就让人口津横生,不吃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胃。

她微微一笑,接过托盘刚用叉子子切下一小块,“刚才我看梁大帅后面的军官头发比女人还长,怎么当兵的也能留这么奇怪的发型?”她试探的问道。

梁心倚靠着餐桌,手中餐盘轻轻旋转,挑眉打量着上面奶油花的形状,满不在乎的说道:“他可是梁大帅的干儿子,少帅戴郁白。算得上是贴身副官吧,身上一堆战功,被算命先生特别算过,是个极旺主帅的人物,只是剑眉凤目杀气太重,需得留长发做男生女相,才是最旺主。”

他将餐盘往武清手里一放,又从桌上端起一杯红酒,斜眼打量着梁大帅一行人,满脸鄙夷,“本该是一个硬铮铮的铁血汉,就因为逢迎上主,不惜做女子媚态邀宠,”他眯细着眼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阴狠说道:“真是足够下作无耻!”

武清不觉又扫了那马尾副官一眼,心下不觉腹诽。

那戴郁白虽然一头长发,却干练帅气十足,再加上他那英俊到几乎没天理的相貌,在一众军人中几乎是艳压群芳。

这么时髦帅气的造型,分明就是从二次元空间走出来的冷血禁欲系军官好不好?

哪里有梁心说得那么不堪?

不过这毕竟是民国,想来人们虽然前卫,比起她这个二十一世新新人类还是老旧很多。

“既然是梁大帅的贴身副官,那就是时时都跟在大帅身边了?”武清暗暗攥紧银勺,不动声色的问道。

梁心啜了一口红酒,看着武清眉梢斜挑,冷冷一笑,“当着我的面,这样关心别的男人可是在玩火哦。”

“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武清捏起餐叉,轻轻拨弄着蛋糕上面淋了透明糖浆的樱桃,忍不住的轻笑出声,“梁少您不是梁大帅唯一的公子吗?怎么少帅却是别人?而且见到那副官见了梁少您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我只是替梁少您奇怪而已。”

武清当然不会说昨天的事,随口编了个说辞敷衍了过去。  梁心视线又转回到梁大帅后面的戴郁白身上,冷冷哼了一声,“梁国仕那个老顽固最迷信,听说戴郁白旺主,就把他收为义子。而我呢,气他气得实在狠了,老头子就故意培植一个干儿子,还叫别人把他当真正少主。再加上我从来无心军政,最懒得跟他们搅到一块,戴郁白这个干儿子自然目中无人横着走路喽。”

“怪不得。”武清沉吟着说道。

民国军阀应该最重血统子嗣,而这梁大帅却甘愿培植一个干儿子做少帅,也不愿重用亲子,这其中内幕不知又会有多复杂离奇了。

武清一面想着,手上重新捏起叉子,插了一块蛋糕就往嘴里放。

可是蛋糕还没碰唇,身后又传来一个女人高扬的声音。

“我说是谁这么风光,原来是梁大少!”

书本点评
现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武清,梁心)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武清,梁心),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作者相关

大耳朵尾巴

作者:

大耳朵尾巴

VIP精品试读

  • 《领主与战争》领主与战争相关内容的小说全文下载 㚻 领主与战争小攻

    领主与战争

    主要人物叫艾伦,权贵的网络创作是《领主与战争》,它是作者折尽春风新写的一本奇幻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夜色虽美,不过艾伦并没有心情欣赏美景,站在窗边看着外边的景色,艾伦所住的房间,窗外正好是大街,不过区别于白天的人声鼎沸,晚上的街道静悄悄的,唯有淡淡的月色映在街上的事物上。沉默了一会,艾伦转身回到了床

  • 《我手下有九条龙》诸天作弊界面 耽美狼 我手下有九条龙立场倒换

    我手下有九条龙

    《我手下有九条龙》为彼岸不可到达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讲的是:那惨烈的嚎叫逐渐变为痛苦的声声呻---吟,远远听着气息也越来越弱,吴迪早就试过透视这里,却没有任何办法。他依然小心谨慎的走到这岔口处。“救命,救命。”等他刚到那岔口处,似乎是感应到岔口处有人,一个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