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花式宠妻现场》花式宠妻现场 txt 玻璃 花式宠妻现场作者是后扑Hope的小说

花式宠妻现场

现代言情|许予安,陈妈|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58 人赞过 赞一下
《花式宠妻现场》作者:后扑Hope,现代言情类型作品,主人翁:许予安,陈妈,本佳作主要章节节选:“啪嗒——”男人放下了筷子。许予安的心也跟着啪嗒一下。她只不过问了一下,他应该不至于这么生气吧......封攸深的目光缓缓移到女孩的脸上,薄唇轻启,声线冰冷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你敢。”许予安:“..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花式宠妻现场》为作者后扑Hope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啪嗒——”男人放下了筷子。

许予安的心也跟着啪嗒一下。

她只不过问了一下,他应该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封攸深的目光缓缓移到女孩的脸上,薄唇轻启,声线冰冷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你敢。”

许予安:“........”

许予安一脸惊吓,至于嘛,自己就假设性的问了一下而已,他怎么这么凶。

许予安默不作声,抵着头扒饭。

“我就问下一嘛,真凶。”女孩小声地说道,有些小小的委屈。

然而,封攸深却是出奇的认真。

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心中的那抹慌乱不可控制地冒了出来,蔓延渗透入封攸深的理智之中。

他捏紧了手,嗓音低沉:“予安,你只能是我的,不管以前还是以后。”

许予安抬起头,“这样太霸道了,我是我自己的。”

封攸深眸子紧紧地攫住她,带着探究的眸光不禁深思起来。

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难道说.......

许予安看不懂封攸深眼中的深意,还是安心享受陈妈做的美食吧。

入夜。

书房里,男人望着文特助给他传过来的资料。

眸子一点一点地往下移,男人的眸色愈发的幽深。

月光泛着银光,照在男人的眸心,折射出一丝寒光。

果然,凌家那帮人在A国呢。

修长的手指放下了文件,幽深的眸子不知看向了何处,陷入了沉思。

.......

很快,便到了要出席晚宴的日子。

许予安今天才知道,原来封攸深带她出席,正是林十五家承办的晚宴。

林家也是A市有名的军政世家,即使前一阵子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依旧是在A市有牌面的。

礼服都送到了家里来了,供许予安挑选,造型师也是忙前忙后,不敢怠慢。

而封攸深则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却又慵懒贵气,真是天生的贵族。

许予安看着眼花缭乱的衣服,有些无语。

她只不过陪他出席一下晚宴,怎么一下子运了这么多衣服过来.....

都是当季的新款,很多都是限量款,直接空运回来的。

许予安手指停在了一件后背镂空设计的黑色礼服上,礼服十分的魅惑而张扬,如同暗夜里的妖姬的战袍。

许予安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这件吧。”

一旁的人拿着带进了试衣间。

这件礼服十分的华丽而魅惑,但是不好驾驭,这需要十足的气场与颜值才可以撑得起来的。

然而——

当许予安走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听得见。

天啊,这简直太美了吧!

许予安就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那样,美得惊心动魄,美得不可方物。

她非常完美的驾驭了这件礼服,像是一个暗夜的女王,魅惑而精致,她白的发光的皮肤在黑色的映衬下,泛着淡淡的光晕,后背的镂空设计十分的惑人心魄,可以看到女孩漂亮的蝴蝶骨与细腻的肌肤。

许予安照了照镜子,感觉还不错。

身后一道灼灼的目光直射过来,像是要穿透她的灵魂一般。

封攸深从见到女孩出来的那一刻,眸色渐渐暗了下去,目光如炬,牢牢地锁定在女孩的身上。

男人的喉结微微耸动,不禁眯起了眼睛,闪过一丝惊艳。

书本点评
《花式宠妻现场》算是近期现代言情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许予安,陈妈)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许予安,陈妈)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目录

作者相关

后扑Hope

作者:

后扑Hope

VIP精品试读

  • 《我成了一款游戏》十大嗜血主角小说 女王 我成了一款游戏忠犬攻

    我成了一款游戏

    经典作品《我成了一款游戏》由不还书新写的游戏类型的网文,情节中的主人翁是程凉,黑铃,主线芬芳复杂,非常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到石器时代的巨型野兽,再到人类第一次直立行走,您已经历许多。现在,开启您最伟大的探索吧:从早期文明的摇篮到浩瀚星宇。——这是地球上程凉最喜欢的一款游戏现在程凉可以承受的,同

  • 《遗落神体》重生落魄农村媳 同人女 遗落神体NP

    遗落神体

    主要人物叫伽农,萨尔的网络小说是《遗落神体》,它是作者唐三关最新力作的一本奇幻网络小说,精彩片段预览:一处简陋的茅草屋,坐落在一个风景极好的河滩上。卡尔站在茅草屋中,用手撕着油汪汪、红亮亮,冒着热气的烧鸡,整个草屋中弥漫着迷人的肉香。普尔伽农远远的坐在一个角落里,四处闲看着像是在欣赏风景,但是眼睛的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