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裴太太你已婚》裴太太您已婚 忠犬攻 裴太太你已婚BI

裴太太你已婚

现代言情|芊芊,老夫|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64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作品《裴太太你已婚》是雪色水晶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创作,本新篇的天选人物芊芊,老夫,小说剧情回顾:不管对方是不是碰瓷,傅芊芊还是伸手扶起对方。“老太太,您没事吧?”傅芊芊上下打量着老人。裴老夫人扶着自己的头,呻吟了一声道:“我的头疼!”傅芊芊看了一眼旁边休息室的桌椅,便把裴老夫人扶到桌边坐下。待裴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裴太太你已婚》为作者雪色水晶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不管对方是不是碰瓷,傅芊芊还是伸手扶起对方。

“老太太,您没事吧?”傅芊芊上下打量着老人。

裴老夫人扶着自己的头,呻吟了一声道:“我的头疼!”

傅芊芊看了一眼旁边休息室的桌椅,便把裴老夫人扶到桌边坐下。

待裴老夫人坐下,傅芊芊笔直的站在裴老夫人面前:“老太太,训练场有医务人员,我让人叫医生过来给您瞧瞧!”

裴老夫人上下打量着傅芊芊,这还没打量完,傅芊芊就要走了,裴老夫人一把拽住了傅芊芊的衣服下摆。

“哎呀,我快喘不上气了,你来帮我顺顺气!”裴老夫人看似虚弱的说着,面上的表情很是痛苦,但是,拽住傅芊芊衣服下摆的手力气却很大。

傅芊芊皱眉,可还是伸手在裴老夫人的背后轻抚。

以前的傅芊芊在外公还活着的时候,常为她的外公顺气,傅芊芊凭着记忆用手掌在裴老夫人的后背恰到好处的移动着。

在傅芊芊为自己顺气的时候,裴老夫人一双眼睛不忘打量着傅芊芊。

傅芊芊的五官精致,身段玲珑,特别是她的眼睛真的很清澈,眼珠黑白分明,目光一派正气,为人也善良的很,裴老夫人的眼睛特地往傅芊芊的臀部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更满意了。

他们裴家以后一定会儿孙满堂的。

裴老夫人含笑的看着傅芊芊的眼睛:“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傅芊芊看着裴老夫人不像是什么坏人,而且,能进这训练场的,应当也是这训练场中的工作人员或是哪个护卫的家属。

“我姓傅,傅芊芊。”

“名字也很好听!”裴老夫人又问:“你今年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兄弟姐妹几个……”

由于太激动,裴老夫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傅芊芊:“……”

“老太太,您是想查户口吗?”傅芊芊皱眉:“您接下来是不是想问我家住在哪里?”

裴老夫人眼中一亮:“对对对,你家住在哪里?”

刚问完,便对上傅芊芊那双正气凛然的眼睛,不由得心虚了起来。

“呃,我……我就只是随便问问。”

傅芊芊见裴老夫人面色红润,中气十足,便移开了自己的手。

“老太太,我看您已经没事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您还是去找个医院检查检查,我先去训练了!”

裴老夫人:“……”

因为傅芊芊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戒备,裴老夫人也不好再继续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芊芊走向了训练场。

等傅芊芊走了,裴老夫人掏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小耗子,过来接我。”

在裴家的护卫训练场连续训练了三天,傅芊芊的身体已经可以负荷护卫训练场的训练强度。

假日最后一天的晚上,裴烨在公司有事,没有办法送傅芊芊回家,便命楚行送傅芊芊回家。

坐在车后座中的傅芊芊双眼假寐。

当车子路过一处大厦的时候,傅芊芊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令她的脸色骤变。

车子还在行驶中,傅芊芊突然打开车门跳下了去。

书本点评
雪色水晶算是现代言情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裴太太你已婚》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芊芊,老夫)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代言情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目录

作者相关

雪色水晶

作者:

雪色水晶

VIP精品试读

  • 《重生嫡女之迷途王妃》穿越之我乃王妃by镜中水月 BL 重生嫡女之迷途王妃健全

    重生嫡女之迷途王妃

    此次本小编展示给各位书迷们镜花水月原创网文《重生嫡女之迷途王妃》,主线人物是莫蘅绾,小王爷,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轻纱徐幔,层层交错。床上隐约可见一名身材纤细、青丝如瀑的貌美女子,一身素白衣裳,勾勒出身材姣好的弧度,她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忽然,那眼睫毛颤了颤,像是羽毛一般,轻而灵动,很是让人急于探索那睫毛下面守

  • 《今夜无你无悲喜》今夜无你无悲喜叶思晴秦枭 无广告 今夜无你无悲喜同人

    今夜无你无悲喜

    火爆辣文《今夜无你无悲喜》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林林,传奇人物叶思晴,叶黎,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雨水顺着房顶的破洞滴滴答答的滴落进废弃的杂物房里。叶思晴蜷缩在房子的一角,躲避着雨水。她拿起身边的一只破碗,小心的喝着刚接到的半碗雨水,这是她唯一的水源。不敢想过了雨季,她会不会渴死。一道修长的男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