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笔趣阁 章节列表 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㚻

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

婚恋|南笙,慕辰|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23 人赞过 赞一下
今日小编展现给各位兄弟姐妹们是宝宝锕原创创作《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主线人物是南笙,慕辰,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一路上南笙根本不敢去看洛子墨的神色,在一个车厢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那股子邪冷。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送她去医院,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也不敢去问,南笙直到车停在医院的门口,“谢谢你,你回去吧!”握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为作者是宝宝锕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上南笙根本不敢去看洛子墨的神色,在一个车厢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那股子邪冷。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送她去医院,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也不敢去问,南笙直到车停在医院的门口,“谢谢你,你回去吧!”

握着拳,南笙咬着唇瓣,她还不能让他知道……也不敢,硬着头皮不敢去看洛子墨脸上的阴冷还有阴鸷。

洛子墨盯着那张颤颤巍巍的,抖颤的身板,心里的火气涌出一团火,他是疯了才跟着出来,伸出手用力的掰着那张小脸,“南笙,你有种!”

“滚!”

直到南笙咬着牙,忍着痛走到手术室的走廊,脑海都响彻着那张冷窒脸上阴寒的眼神,要把吞噬,她再次的得罪了他……南笙苦笑着,盯着那手术中的字眼,红通通的眸子。

“笙笙,你不要急,棉棉没事的,没事的!”

慕辰看着南笙一声居家服甚至脚上穿着的还是拖鞋,整个人的眸子楞了一下,随即就想要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

“慕辰,棉棉,她怎么了,怎么样了!”南笙抓着慕辰的手腕,她四处的环顾着,“棉棉的护工呢,护工呢!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近乎嘶吼的刺耳,整个情绪都崩溃了,她想要了解情况!

“笙笙,你不要急,不要急,棉棉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慕辰听到护工的时候眸子闪过一抹闪烁的狠厉,还是决定隐忍下来了。

“哪位是家属?”医生清淡的声音,让南笙步履不稳跌跌撞撞的走上前。

“我是,我是,我的孩子她怎么样,怎么样了。”南笙红肿的眼睛。

“孩子都看不好,氧气管是能随便卸下来的么,孩子大出血,现在需要输血,RH阴性的血液库存没有,你是家属你跟我来吧。”

护士的话,宛若惊雷,狠狠的披在了南笙的脑袋上,她不是RH阴性,她抓着护士的手腕,“库存没有了么,怎么会,怎么会没有,没有啊!这么一个大医院啊!”

“你救救她,救救她,从别的医院调好不好!”

南笙近乎绝望了,整个脸都煞白了,说话急切断断续续的着急着,有人拔了棉棉的氧气罩,怎么会……护士像是看着神经病一样的想要甩开南笙,若不是身后的慕辰,她早就跌在地上了。

医生诡异的看了一眼慕辰,“你是孩子的爸爸么,你跟我来。”

慕辰扶着南笙的手,不由得僵硬了一下,他艰难的开口,“我不是……!”

慕辰眼看着南笙的眼眸破碎到绝望,整个人都要向着地上跌倒,想要伸出手去扶,只是有一双手比他更快,更精准的搂住了南笙的腰肢。

南笙还未扭头,耳孔就传入了一道冷凝冰凌的声音,“我是RH阴性血液。”

洛子墨……

南笙惊魂未定,脑海再也不思考什么了,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可以救棉棉,抓着男人的手腕,“子墨,求你,救救棉棉,求你……!”

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南笙灰白的瞳仁里面泛起了最后一丝光亮。

“求我”

“跪地求我就答应你怎么样?”

书本点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婚恋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南笙,慕辰)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南笙,慕辰)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曾爱过你,卑到微尘里》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作者相关

是宝宝锕

作者:

是宝宝锕

VIP精品试读

  • 《爱有余毒》爱有余毒缠流指尖 YD 爱有余毒在线阅读

    爱有余毒

    畅销热文《爱有余毒》是南宫诗真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佳作,本新书的天选人物阎以琛,喻可欣,主要章节节选:我最终还是出院了,阎以琛找了专门的保姆照顾我,一切似乎都非常美好。但是,只有我知道,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对方就会狠狠地要我。无论我如何哀求,无论我如何求饶,对方都不会停下,还会给我吃各种助性的药。他不想

  •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娘亲,爹又来提亲了 架空类型小说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架空小说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火爆小说《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稚,光环人物贺礼,王爷,是一本架空类型的新篇,精彩章节节选:“王妃家世显赫,出手自然是不一般的,只是六颗鸽子蛋一般大的夜明珠实在是有些太过张扬了,只怕王爷到时候并不会让她把夜明珠当作贺礼呈给皇后。”苏里茉停下绣花的手,比划给翠枝看。翠枝想了想也是,“木秀于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