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安柠之夜》叫我安柠 小攻 安柠之夜强强

安柠之夜

婚恋|祁昕,明白|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51 人赞过 赞一下
《安柠之夜》是荼泠原创的一本婚恋作品,主线引人入胜,文笔朴实无华,值得阅读。《安柠之夜》主要讲的是 白夜在彻底昏过去之前,骂了林萏言一句:“心狠手辣又阴毒,真是让人反胃。”“自诩正义之类的,也很让人反胃啊。”林萏言凉凉的看着白夜,手指轻轻抹了抹太阳穴。邪柠:“……”但是他们也没有自称过自己是什么好人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安柠之夜》为作者荼泠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白夜在彻底昏过去之前,骂了林萏言一句:“心狠手辣又阴毒,真是让人反胃。”

“自诩正义之类的,也很让人反胃啊。”林萏言凉凉的看着白夜,手指轻轻抹了抹太阳穴。

邪柠:“……”但是他们也没有自称过自己是什么好人啊?倒是他的确手段出其不意的。

林萏言转过身去,见邪柠看着他自己,浅浅勾勒着唇角,道:“真的不好奇吗?我刚刚可是听见了你在问祁昕什么。”

邪柠淡淡瞥了一眼林萏言,心里明白这人应该不打算避讳了,于是说道:“你想说什么?要说赶紧说。”

林萏言一僵,轻轻“嘁”了一声,说道:“你可真无趣诶。告诉你也没什么,毕竟家族里做得那些事情被汶言看到了,最优秀的孩子用不了了,也瞒不住了,就差成为敌人了,不放弃还能如何?丢了一枚好的棋子,自然是要再换个好一点的。而我……本就存在,和他的年龄,也就差着那几年罢了。”

他是原本就存在的,却也是原本被舍弃的那个。

被舍弃没关系,但是……

他本来可以好好活着的。

想怎么样都可以。

但是偏偏被盯上了。

替别人承担了一切。

他一切的毁灭便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邪柠搞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邪于是问道:“所以说,他们只不过是要找一个新的继承者就可以了吗?那你母亲……是在我哥哥的母亲消失后嫁过去的?难道说哥哥很小就没有了真正的亲人……?”

林萏言自嘲的笑了笑,语气嘲讽着说道:“他我不知道,但是我差不多,反正始终只是为了利益。”

要不然,也不会在汶言离开家族后,迅速推他上位了。

那群老东西还真以为汶言能一直瞒下去?

邪柠皱眉:“那你应该是该有自己的名字的吧?”

林萏言微笑,说道:“实在是非常遗憾,我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邪柠狠狠皱眉,林萏言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邪柠也明白不该追问过多,便再不问其他关于身世和家族的了。

祁昕拿起放在一边的资料递给林萏言,道:“都已经看过了。”

林萏言“唔”了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支笔,递给邪柠,说道:“既然看过了,那签字吧。”

邪柠接过笔蹙着眉,一边在纸上签字,一边道:“这还要签?我签不签又有什么意义呢?不管怎么样,不都是你单方面拿汶言威胁我,让我做着你要求的事情吗?”

林萏言笑了笑,看着邪柠签完递过来,将自己的名字也一同签了上去,说道:“当然想告诉你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而且,至少我也会签一份给你,不会毁约。”

林萏言指的是他说过的,不会伤害到汶言安全的事情。

邪柠淡然:“那你赶紧去写一份,不然我会一直不放心。”

“诶呀~这么不相信未来的同伴吗?~”林萏言哼笑一声,招呼祁昕去再着手一份。

邪柠神色不明的看着林萏言。

他如果一开始就打算两人分别都签一份的话,完全可以直接准备好,何必像现在这样,再去搞一遍?

很显然是有心想把祁昕支开。

书本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婚恋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安柠之夜》,会想起祁昕,明白,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目录

作者相关

荼泠

作者:

荼泠

VIP精品试读

  • 《快穿之反派BOSS戏太多》快穿之反派boss戏太多 小说 君臣文 快穿之反派BOSS戏太多出柜

    快穿之反派BOSS戏太多

    本回给粉丝们介绍雪白的石榴笔下的科幻空间网文《快穿之反派BOSS戏太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云希,宫衍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这次考试,宫衍年级第八,宫衡第九,不多不少,总分刚好比他要多那么一分。宫衡憋屈,但更多的是愤恨。学渣班能进步三名,倒能理解。但是一个人由吊车尾,突然就杀入年级前十,说明他原本就有这个实力。这野种居然一

  • 《越之虚无》虚无 什么意思 圣水 越之虚无GAY吧

    越之虚无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越之虚无》的新篇,是作者千的小千执笔的历史故事,网文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了解了这么一些后,柳玉还是觉得比较满意,但是任何事情不是一番风顺的,看似比较满意的地方,也是有让其不悦的状况。第一则是因为他是庶子,其母亲是尚书大人的妾,并不是正妻的儿子,尚书有三房妻妾,正妻有一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