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原来你心里那人不是我 cj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419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

现代言情|太美丽,美的|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 人赞过 赞一下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为瑾婉兮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现在的她变美丽了,身上的气质也和以前不同了。她还是那个她吗?现在的她嫁为人妇,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是不是这样对于她来说是很好的归宿呢?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会有不甘心?为什么听到她有孩子的时候,他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为作者瑾婉兮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的她变美丽了,身上的气质也和以前不同了。

她还是那个她吗?

现在的她嫁为人妇,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是不是这样对于她来说是很好的归宿呢?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会有不甘心?

为什么听到她有孩子的时候,他的心脏会一抽一抽的痛。

他喜欢她已经喜欢到这种程度了吗?

喜欢到,一想到她以后陪着别的男人,陪着她和别的男人的孩子,他就会不甘心。

甚至想要不顾一切把她留下来。

他郁闷地拿起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苏茉莜将他手里的酒杯拿下。

他有些吃惊的盯着她绝美的脸,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以前他们中午在班里休息的时候,他一醒来就可以看到她恬静的睡颜。

那个时候他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可是现在即使她就在眼前,伸出手就可以碰到,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东西已经远了。

虽然那时的她长得并不太美丽,但是她安静的样子,对待学习的认真,对待事情不一样的看法,还是吸引了他。

可是现在……

他苦笑了一下。

“难得聚会一次,不要找事!自己想在这里闹出命案?”她慢慢的品着倒好的酒,歪了歪头十分俏皮的瞥他一眼,一双美眸似乎落下一丝风情。

听到她略带斥责的关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只是紧盯着这张脸,这四年还有以后,这张脸都会对着别的男人笑或者哭了吧!

“他对你好吗?”他失神地问道。

苏茉莜将酒杯放下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好久她才意识到他说的他到底是谁,她摩挲酒杯的手指,微微蜷缩,随即红润的唇瓣缓缓勾起一摸笑,“还好!”

她的这种笑,看在他眼里像极了沉浸在甜蜜里的笑。

他心口似乎猛地刺进去一根小针,从针眼处开始蔓延尖锐的疼痛。

“那就好!”他微不可查的呼了一口气,装作很舒心的样子。

她身子猛然一怔,睁大美眸望着他。

那就好?

什么叫那就好?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想法截止到此处,她又狠了狠心,把它压了下去。

不过对于他的关心,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感到稀奇,心跳加速,自作多情。

她只是微微一笑,和他一样装作闲聊地反问:“这些年你应该过得很好吧?”

没有料到她会问他这些年的经历,他也没有打算告诉她这些年他过着寻找她的日子。

他只是凝视着她,然后唇边勾起一个亮眼的笑,“还好了!”

“叔叔!你看姑……妈***样子好像是我爸爸看我妈***样子啊!”

小米粒拿着奶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祁嘉煜和苏茉莜的中间,奶里奶气地说道。

祁嘉煜收回目光,低头柔和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米粒,这是她的女儿?

还真的和她很像呢!

“宝贝儿!过来!”苏茉莜朝她招了招手,佯装生气,“不许胡说!听到没有?不然叔叔会不高兴的。”

……

书本点评
当年瑾婉兮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瑾婉兮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是瑾婉兮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太美丽,美的)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目录

作者相关

瑾婉兮

作者:

瑾婉兮

VIP精品试读

  • 《无聊四人组》四人组都有哪些 猎奇 无聊四人组免费阅读

    无聊四人组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聊四人组》的新书,是作者牛二大叔创作的科幻新篇,网文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说完,他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拿出几样东西。我一看有拳王手套、麒麟坎肩,还有几个我没见过的东西。其中有一双靴子,还有一个类似简易头盔的玩意。我很好奇,就问方小云:“这靴子和头盔是干什么用的?”方小云看了我

  • 《全能诡术师》全能诡术师txt下载 Mary 全能诡术师诱受

    全能诡术师

    独家创作《全能诡术师》由雪中孤饮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创作,设定中的主线角色是林峰,龙傲,主线精彩,值得品味。精彩内容:刘秀小心翼翼的从林峰手中将这枚宝丹给接了过去,放入到龙傲天的口中,眼神里面带着一抹希翼之色。他对于龙傲天这个人,还是没有多少恶感的,相反许多时候,身为年轻一辈的他,由于经验和阅历上面的不足,曾多次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