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魔都医流高手》魔都医流高手txt 免费阅读 魔都医流高手同人

魔都医流高手

都市|李子,惠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94 人赞过 赞一下
传奇人物叫李子,惠子的创作是《魔都医流高手》,它是作者一神天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网络故事,精彩片段预览:楚铼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跟乔惠子说话。乔惠子被他的语气和态度震住了,不由得伤心地哭了出来,一头扎进楚铼的怀里,说道:“阿斐,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啊。”这是乔惠子在楚铼面前的第一次真情流露,如果让乔惠子千千万万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魔都医流高手》为作者一神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楚铼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跟乔惠子说话。

乔惠子被他的语气和态度震住了,不由得伤心地哭了出来,一头扎进楚铼的怀里,说道:“阿斐,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啊。”这是乔惠子在楚铼面前的第一次真情流露,如果让乔惠子千千万万的粉丝看见了,楚铼一定会被鸡蛋打死,被口水喷死,死的很惨。

天使一样的乔惠子,怎么能哭得跟泪人儿一样呢?作为当事人的楚铼难辞其咎。

拍了拍情绪激动不已的乔惠子肩膀,楚铼长长叹口气,说道:“放心吧,我也不是傻子,怎么能不知道回来呢。”

安慰了乔惠子之后,楚铼断然说道:“让武田小雅跟我一起去,你们等在家里。”

这个决定招来所有人的反对,第一个不同意的是冷筱,她说道:“凭啥只有小雅跟着你一起去啊?我难道比小雅更差劲吗?”

接着是梅子说道:“是啊,难道我就是永远给你看家护院的角色吗?”

乔惠子当仁不让地说道:“师兄,我虽然入门是你一手办理的,但是我对你的贡献最大。”

楚铼急忙摆摆手说道:“你们还拿我当同门师兄弟,就不要跟我争论这些了,进入阴府有危险这是第一点,其次你们一定要帮我守好家,我才能专心寻找药材,都不要跟我争了,这件事没得商量,小雅跟我一起去,你们在家里好好待着吧。”

他这样疾声厉色,众女孩子才默默不语,但是心里面都很难受。

处理完了私事,楚铼还要跟平民医院的领导请假,理由是自己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

曲金林看了看楚铼,说道:“你是不是要跳槽啊?”

“怎么可能呢?曲院长,我对咱们医院还是很有感情的。这一次真的是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从上班以来还从来没有请过假的吧?”

曲金林考虑了一下,说道:“这倒也是,谁都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请假也是人之常情,你只要不是跳槽的原因,请假是可以的,也不是离开了谁,这个医院就不会正常运转了,你需要请几天假期啊?”

犹豫了一下,楚铼哂然说道:“这个还没有最后定下来,先请一个星期吧。”

“没有定下来?告诉我你要去做什么?”曲金林皱起了眉头,这样请假的人,大都是没有确定行至,不好批准,做领导的需要综合考虑。

“我去给一个病人寻找药材,这中药材不太好寻找,因此不能确定下来日期。”

“原来是这样的啊。”曲金林考虑了一下,说道:“既然是给病人寻找药材,你请假也算是理由正当,希望你早去早回吧,既然是一名医生,就要遵守医院的规矩,免得我对其他医生也不好交待,咱们毕竟是有纪律性的。”

由于等待小李子把阴阳诀第一层练完时间会很拖延至少一个月,楚铼能等的起,但是囡囡的病情等不起,小姑娘现在依靠医院开出来的生长激素,只能维持生命,已经八岁的她,现在跟两三岁的孩子一样,根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长大。

因此,楚铼给关键人物小李子输送了一些法力进去,让他尽快突破阴阳诀第一层,没有小李子,他也无法进入阴府。

小李子突破了阴阳诀第一层之后,很高兴地说道:“咱们走吧。”

“等一等。”楚铼阻止道:“你先说说咱们怎么走吧。”

“跟我来。”小李子把楚铼和武田小雅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指着十字路口说道:“你看到了吗?就在十字路口上面,就是进入阴府的通道。”

“那团灰色的雾气?”楚铼这才知道,他能看到的正是进入阴府的门户。

“对,那道雾气笼罩的就是一个个的门户,但是无人能走进去。”小李子脸色一肃,说道:“跟我来,你指给我雾气的所在地,我来打开那道门户。”

楚铼把三个人带到了雾气里面,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变得诡秘起来,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闪没了踪迹,但是楚铼等人明白,他们并没立刻进入阴府,而是被那团雾气笼罩着。

在武田小雅看来,毫无察觉,她看不到雾气的存在,但是十字路口这里依旧车来车往的,她很小心地看着那些车辆,但是车子很快从他们的身边隆隆开过,速度一点不减慢,像是没看见他们几个人一样。

那些司机还真是看不见他们,有的时候,车子从他们的身体穿过,也丝毫没有伤害。但是在武田小雅看来,车子分明从身边穿过去的。

只有楚铼用天眼看的明白,他们已经离开了十字路口,进入了一个四周都是雾气的地方,只见小李子嘴里念念有词。楚铼仔细听着他嘴里念叨的词语,仔细观察小李子的一举一动。

片刻之后,小李子的双手开始反反复复变化,做了很多复杂的手势。

眼前一亮,他们所站的方位竟然像是揭开帷幕一样,变成了另外一片天地,这里的一切跟人世间差不多,阳光高照,风轻云淡,四周是绿草茵茵,高大的树木出现在远处的山坡上。像是从来没有从人世间离开一样。

忽然,一声历喝传来:“什么人?竟敢擅闯鬼府,不要性命了吗?”

这是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老者,看不出来多大的年纪,但是花白的胡须表明岁数一定不小了。自这灰衣老者身上,陡然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奔涌而出,让人心头窒息,心中巨震,给人一种无可力抗的无力感。

楚铼骤然有了一种气血逆流的感觉,在体内左突右冲,极为难受。

就在灰衣老者说话的瞬间,楚铼立即感受到这一股巨大的危险,这一股危险并不是来自于灰衣老者,而是来自于身边的这一片天和地,这里跟人世间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楚铼身上的阴阳诀并不是跟小李子说得那样,能保证他们在阴府有呼吸的办法,而是一种“减压”地能力,从人世间来到阴府,人的身体会受到另外一种压力,阴阳诀修炼出来的法力恰恰能解除这种压力。

楚铼已经进入阴阳诀第五层,还是从这一片天地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再看小李子和武田小雅,已经变得脸色苍白,他们的身体快要抵不住这种压力了。特别是小李子,他只有阴阳诀第一层的法力,由于对阴府的无知,他反而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灰衣老者手中,恐怖森然的气息奔涌,汇聚成一把长枪,握于手中,在这一道长枪之中,奔涌着破灭一切的气息,让人避无可避,其杀力之恐怖让人发指,根本不是楚铼他们所能够抗衡的,来自阴府的老者,功力何等强大。

“外来的奸细,我送你上路!破碎之枪!”灰衣老者长笑了一声,速度极快,楚铼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自那一道‘破碎之枪’里面,以强大气息凝聚流转而成各种符箓,交织在一起,汇聚出恐怖的气息让人心中发颤,这种气息,只有死亡,只有一切在他手中尽皆破碎,不会再有其他,一切终将毁灭。

然而就是汇聚了如此恐怖气息的‘破碎之枪’,在灰衣老者的投掷之下,直接射杀向楚铼。

“不好,小李子,快走!”楚铼瞬间从身边的世界里面感应到什么,神色大变。

“嘿嘿,我早就准备好了,走!”小李子贱笑了一声,忽然从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目力能及的符箓,那些符箓开始运转,骤然之间,一道门户笼罩而下,楚铼一行人刹那之间,便消失在灰衣老者的眼前。

只见那一根‘破碎之枪’顿时直接射空,奔袭向远方,一往无前,势必要将一切全部斩灭。

自远方,天空之中,万里云雾汇聚而成一头恐怖的‘插翅虎’,这一头‘插翅虎’咆哮连连,让人血脉颤抖,心头发寒。

那一道‘破碎之枪’,极为凌厉,正好朝着这一头‘插翅虎’奔杀而去,转瞬即至,看到这一道‘破碎之枪’,‘插翅虎’神色出现了一丝轻蔑与不屑,只见天空之中,‘插翅虎’一爪子拍下来,这一道‘破碎之枪’直接被打成了粉碎连‘插翅虎’身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灰衣老者脸色大变,惊呼道:“不好,这一头‘插翅虎’的实力太强,我难以抵挡。”

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插翅虎’的咆哮声席卷天地,冷视着灰衣老者:“哼,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在这里。”

话音一落,‘插翅虎’直接一爪子自天空之中,拍打而下,如天威般的斗气浩瀚,如山岳,如天海,如仙罚。

根本让人无法力抗,只见那一名站在跟人世间的门户相连接地方的灰衣老者,自他全身被‘插翅虎’给直接打成了粉碎,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来,就直接死于非命了,连他凝练好的七魄中的四魄,也在这一击之中,飞灰湮灭,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插翅虎’那一爪子所拍出来的力量,扫荡开来,震得周遭楚铼等人纷纷吐血。由于位置转换,落在不远处的楚铼不由得心中骇然:“没想到阴府里面的人竟然有这样的怪物,此番性命就要不保了。”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八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九年前在论坛对本书《魔都医流高手》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李子,惠子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一神天)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目录

作者相关

一神天

作者:

一神天

VIP精品试读

  • 《影后来袭:韩总请自爱》影后来袭韩总请自爱在线观看 BL 影后来袭:韩总请自爱SM

    影后来袭:韩总请自爱

    主角是顾夏,阿姨的新篇《影后来袭:韩总请自爱》此文是狄狄狄撰写的总裁文,文笔朴实无华故事精彩,绝对是值得一阅的辣文,精彩内容 顾夏把他带到沙发上,抱着他坐了一会儿,直到听见韩奕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这才去厨房做饭。晚餐做的是牛肉咖喱,韩奕岑很爱吃,上次做这个他吃完了,还眼巴巴的看着顾夏盘子的饭。顾夏看他吃不够的样子,又把自

  • 《梦回汉时》梦回37 YD 梦回汉时GAY吧

    梦回汉时

    辣文《梦回汉时》是木木木三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小说,光环人物桥婉儿,周瑜,主要讲的是:两人温存一刻钟之后,出了门,在院子里的石头墩上坐着。周瑜从怀里掏了那根萧出来,纤细的手指握着精致的竹萧,指尖一提一按,萧声便缓缓流入桥婉儿耳朵里。“将军,你还没说如何奖励我呢?”桥婉儿知道,在人家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