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这个宫廷是我的》这个宫廷是我的最新章节 小白文 这个宫廷是我的GC

这个宫廷是我的

古代言情|章嘉,钮祜禄|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99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新书《这个宫廷是我的》由miss_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主线中的主角是章嘉,钮祜禄,故事余音绕梁,实力推荐。精彩内容:当时并尊的喇嘛教四大上师,在雪域的为班禅、达赉二位;蒙古为章嘉、哲布尊丹巴二位。大清从在关外接受喇嘛教起,就因与蒙古的天然关系,皈依供奉的便是蒙古系的呼图克图。所以在大清皇室的信仰系统里,蒙古的两位大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这个宫廷是我的》为作者miss_苏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当时并尊的喇嘛教四大上师,在雪域的为班禅、达赉二位;蒙古为章嘉、哲布尊丹巴二位。

大清从在关外接受喇嘛教起,就因与蒙古的天然关系,皈依供奉的便是蒙古系的呼图克图。

所以在大清皇室的信仰系统里,蒙古的两位大呼图克图的地位甚至要高于雪域的那二位去。

其中尤其以内蒙古地区的最高活佛章嘉大师为最。

——乾隆爷自己就曾正式拜师章嘉活佛,为章嘉活佛的弟子。

故此章嘉活佛乃为国师。便是雪域金瓶掣签之事,乾隆爷都是托付给章嘉大师看顾,雪域二佛爷转世人选,就捏在章嘉大师的掌心儿里。

故此班禅赐名,在皇家的视角看来,又如何比得上章嘉活佛亲自的诵经与诊治去?

更有一遭,就在那年,大师为十公主取了法名之后,竟然就在京圆寂了,据说是因为染了痘症……

故此,一有人提到佛爷为十公主取法名的事儿,惇妃非但不高兴,反倒是气不打一处来。

十公主一听额娘又搬出四公主来比,难受得掉下眼泪来,“额娘这是做什么!便是额娘心里不好受,女儿又何尝做错了什么?”

“再说宫中从来都是女凭母贵,无论是七姐还是四姐,她们的额娘都是皇贵妃,故此她们的待遇本应该比我高,额娘又为何如此?”

惇妃听罢便是冷笑,“是啊,你说得对,就因为她们的额娘都是皇贵妃!可是我呢,我不过只是个妃位……”

惇妃上前一把捉住十公主的手臂,“所以,你想要有出头之日,你得先设法叫我晋位才是。如果我也是皇贵妃,那什么七公主,还是四公主,谁又能比得上你去?”

“你是皇上的幼女,如今皇上跟前可就你一个小公主了。全天下都道你受宠,你便该有个受宠的样子!小十啊,你厘降在即,你得先替额娘争一个位分来!”

惇妃说着,眼睛里精光暴涨。

“如今后宫里,贵妃位空着,皇贵妃位也空着——妃位之上,如今还有孩子的,就唯有我一人了。小十,额娘只需一步,便是这后宫之主,你得帮衬着额娘去!”

十公主珠泪婆娑。

“可是额娘,女儿当真不知该如何做……”

惇妃手指加紧,“如今妃位上,愉妃、颖妃、容妃她们都老了。超过五十岁的人,绿头牌已经撤掉,不再侍寝,她们自拦不了我的路去。”

“唯有那个钮祜禄氏——凭着她家门高,总想高过我一头去!皇上虽说年岁大了,可是身子骨依旧硬朗,我看她便始终没断了与我争宠的心去!”

“小十啊,你便得帮着额娘,咱们再使一把力气,将那钮祜禄氏也拉下马来……到时候,这个后宫里,就没人再有本事跟我争了。”

十公主难过地摇头,“额娘,女儿如何能斗得过顺妃?”

惇妃笑了,眼睛里幽光流转,“你怎么忘了,你身边儿就有个钮祜禄氏去?巧的是,她又是钮祜禄家门里最低的一房,顺妃她们十六房的人,最是瞧不起她呢。”

“她既是钮祜禄氏,却又怨恨顺妃,只要将她这枚棋子用好了,拉下一个顺妃来,又有何难?”

书本点评
老司机的古代言情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古代言情小说不同,作者(miss_苏)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目录

作者相关

miss_苏

作者:

miss_苏

VIP精品试读

  • 《万剑同炉》拜师万剑一 小白文 万剑同炉作者是十里扶苏的小说

    万剑同炉

    主要角色是老夫,唐师婆的故事《万剑同炉》此文是十里扶苏创作的武侠文,文笔妙趣横生设定百看不厌,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优质辣文,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月黑星稀,夜深人静。白山水依然未从昏睡中转醒,然而他所在的破败商铺内,一柄湛蓝的利剑,此刻正悬停于他头顶之上,那剑身如玉,正绽放出幽幽的蓝芒,忽闪忽闪,在漆黑的屋内,犹如浩瀚星空里闪耀的星光。一个老妇

  • 《霸道总裁的逃妻》首席总裁的逃妻书包网 女体化 霸道总裁的逃妻GAY吧

    霸道总裁的逃妻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霸道总裁的逃妻》的新书,是作者七月橙执笔的总裁新书,网络创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故事。猝不及防被安利了一把,顾安沉惊得嘴角抽搐。她差点就脱口而出,骂瞿名臣是神经病了侧过脸窥见云柳面如土灰的神色,顾安沉运了一口气,硬生生将骂人的话憋回了肚子。与瞿名臣相比,她承认自己很差劲。同样是斗嘴,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