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全文 健气受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强受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

古代言情|殷翠花,曹氏|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44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的网络小说,是作者阿茹新写的古代言情故事,佳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曹氏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要是苏青瑶再晚上一步,她估计命就没了。而此时秦家的其他人也聚了过来。看着曹氏成了落汤鸡,一个个都憋住了笑。大嫂吴氏假装关切的问了句,“三弟妹,你这是做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为作者阿茹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曹氏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要是苏青瑶再晚上一步,她估计命就没了。

而此时秦家的其他人也聚了过来。

看着曹氏成了落汤鸡,一个个都憋住了笑。

大嫂吴氏假装关切的问了句,“三弟妹,你这是做什么呀?把自己弄成了这样!看你脸色铁青的,不会差点呛死在澡盆里吧?这要是传出去,死法还不让人笑话?”

沈氏则担忧的皱了皱眉头,问了句,“三弟妹,你怎么样?人没事儿吧?”

曹氏捂着胸口,不断的咳嗽着往外吐水,她气都差一点上不来了,别说是回答这几个人的问话了。

自己方才好好落水,肯定是苏青瑶干的!

一想到她喝了那么多苏青瑶的洗澡水,曹氏就恶心的厉害。

殷翠花也进了苏青瑶的屋子,脸色沉着。

这厨房里也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遍,五房的屋子里也找了一遍,却没找到吃的东西。

难不成这个老二媳妇儿真的没有偷吃?

秦晟刚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就听见屋子里的动静,赶忙道,“娘,三嫂,你们这疑神疑鬼的干啥呢?即便不信谣儿,难道还不信二嫂的人品吗?她在咱家可是最老实的,怎么可能干这种龌龊事儿?”

殷翠花沉默着,秦晟又继续道,“再说了,大嫂不也在家里?要是真的偷吃了啥,那香味儿大嫂也闻得到,你去问问大嫂,刚才闻到啥味儿了吗?”

吴氏在一旁摇了摇头,“娘,我方才在屋子里,啥也没闻到。”

殷翠花心里这才打消了疑虑,“你说的也是,这么说来老二媳妇儿是没在家里偷吃。”

沈氏赶忙表忠心,“娘,你把这份活儿交给我,我就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殷翠花撇了撇,“行吧行吧,白回来忙活了一场。”

殷翠花说完,对着落汤鸡似的曹氏瞪了一眼,“都是你这贱蹄子,疑神疑鬼的。要我看你就是懒得干活,想尽法子偷懒。现在赶紧把衣服给我换了,然后给我下地干活去。”

曹氏本来差点儿送了命,现在又挨了殷翠花的骂,心里委屈的厉害。

她还没喘回气呢,殷翠花又招呼着她去干活儿,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曹氏正想商量着能不能让她歇会儿,殷翠花的咒骂声又传了过来,“干啥呢?还在杵着?我看你是皮厚,想要挨打了是吧?”

曹氏吓得不敢吭声了,只好弱弱的应了句,换了一身衣服,跟着殷翠花后面继续下地干活儿去了。

这个曹氏就是活该,没想到害人害己,最后自己吃了苦头。

等着屋子里就剩下苏青瑶和秦晟时,苏青瑶放声笑了出来。

一想到曹氏喝了她洗澡水,差点淹死在澡盆里,苏青瑶心里就一阵暗爽。

“媳妇儿,三嫂落水澡盆里是不是你干的?”秦晟好奇着一张脸凑过来问了句。

苏青瑶勾了勾嘴角,“是我干的,怎么了?”

她本以为秦晟会指责她使坏不应该,谁知道秦晟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大白牙,夸赞了她一句,“媳妇儿,你真棒,三嫂平日里最会算计,在你手里一连吃了不少的苦头哩!”

书本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阿茹)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殷翠花,曹氏)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作者相关

阿茹

作者:

阿茹

VIP精品试读

  • 《精灵之猎食者》海洋猎食者 BI 精灵之猎食者二次元类型小说

    精灵之猎食者

    优质辣文《精灵之猎食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nicooo,主角柳生,乔伊,是一本二次元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枯叶森林。在发现比比鸟的巢穴之后。柳生便行动了起来。不过事实证明。你想要抓住一只巨鹰,那就必须要群起而攻之。眼看比比鸟如神鸟下凡。电光一闪出现在了柳生的面前。柳生条件反射。抽出武士刀挡住了比比鸟的爪击

  • 《无敌三国志系统》三国之系统纵横 同志 无敌三国志系统kuso

    无敌三国志系统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敌三国志系统》的网络故事,是作者牧南风最新力作的历史网络小说,网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将军,不好了,灭煞校尉被官军挑落马下,死了!”“废物,都是废物!”张梁气急败坏,“难道就没人能够阻挡官军吗?”“将军,前面是大沙河了,过了河,就到曲阳了。”陶升在张梁身边喊道。此时,天际已经有些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