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小说 平胸小受文 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强强

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

婚恋|苏牧婉,苏氏|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75 人赞过 赞一下
优质新书《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是婉婉君最新写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牧婉,苏氏,书中主要讲述:“偷听?笑话……这里是陆家老宅,我是陆家的大少爷,我在我自己的家里何需要偷听?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听——”陆景年得意的勾了勾唇,一双黑眸深不见底。“你……你究竟听到了多少……”苏牧婉心上一紧,怯怯的看着他


版权来源:互联网
《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为作者婉婉君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偷听?笑话……这里是陆家老宅,我是陆家的大少爷,我在我自己的家里何需要偷听?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听——”

陆景年得意的勾了勾唇,一双黑眸深不见底。

“你……你究竟听到了多少……”苏牧婉心上一紧,怯怯的看着他。他一定是知道了,这下真是要丢脸到家了。

“这就是你预备的求人态度?东郊的那块地皮,我怎么可能给你们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苏氏来做,我早已经相中了在盐城地产业首屈一指的林天集团。”

陆景年不屑一顾的道。

苏牧婉听罢,脸色一垮,如同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言不发的站在阳台上。

“不过,如果你苏牧婉肯求我,我可能会好心的考虑一下你们那个从内里就已经腐败不堪的苏氏……毕竟如果没有东郊那块地,恐怕你们苏氏不出三个月就会完全垮掉——”

男人挑了挑俊眉,浑身自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压,仿佛他就是那个可以随意指点江山的帝王。

而她苏牧婉,在他面前,连一只蝼蚁都不如——

“好,陆景年,我求你,我求你给苏氏一个机会……”她咬了咬唇,压低嗓音道。

“如果你还是这样的求人态度,那你们苏氏完全没有戏……你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样来求人,或者说求一个生理需求旺盛的男人?”

陆景年的笑容,得意的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男人意味不明的视线上上下下的在苏牧婉身上轮了一圈,仿佛完全把苏牧婉吃的死死的。

苏牧婉咬牙,一种强烈的屈辱感自心口的位置蔓延开来——“陆景年,你不要太过分!你不答应,我还不能去求陆爷爷嘛!”

“张口闭口就是去求爷爷,早知道如此,两年前你就应该直接嫁给爷爷,这样的话,现在轮起辈分来,你还算是我的小奶奶,我自然会给你这个面子,拉苏氏一把!”

陆景年讥诮的道。

“你……”

苏牧婉捏了捏拳,是了,以前每次遇到麻烦,她都是去找陆爷爷帮忙,就算陆爷爷再好的脾气,也该烦了吧……这次绝对不可以!

“你,好好考虑清楚……你找爷爷,大约爷爷是会帮你这一次,可是下一次呢,下下次呢,恩?你以为我会轻易的放过苏氏?”

陆景年走上前,一双厉目逼近苏牧婉,阴测测的道。

两人挨的很近,哪怕陆景年再靠近一点点,他的唇就可以亲到苏牧婉的唇。

苏牧婉的全身一僵,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与男人的目光直视,哀求道,“不要……不要为难苏氏……”

即便现在苏氏的公司是由二叔来管理,但是苏氏是父亲当年一手打下来的,被父亲看的比命还要重——

“呵!那就要看你了——否则,只要我不乐意了,我一定会对苏氏穷追猛打,直到苏氏彻底从盐城消失,你别以为有爷爷的庇护就可以胡作非为,他能保苏氏一天,两天,不可能保苏氏一辈子!”

陆景年对着苏牧婉的唇瓣冷哼道,滚烫的气息喷洒在苏牧婉的两片薄唇上。

然而,从远处看,这个角度,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总裁夫妇两人在阳台上亲密的接吻——

书本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无效婚约,前妻已改嫁》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苏牧婉,苏氏)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婉婉君)这种迥异与其他婚恋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作者相关

婉婉君

作者:

婉婉君

VIP精品试读

  •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原来你心里那人不是我 cj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419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

    《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我啊》为瑾婉兮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现在的她变美丽了,身上的气质也和以前不同了。她还是那个她吗?现在的她嫁为人妇,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是不是这样对于她来说是很好的归宿呢?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会有不甘心?为什么听到她有孩子的时候,他

  • 《带着系统修历史》我改变了华夏的历史 娘受 带着系统修历史腹黑攻

    带着系统修历史

    火爆辣文《带着系统修历史》是吃妖怪的唐僧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类网络故事,内容中的主要人物是吕布,秦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与伦比,值得一阅。精彩情节试读:“如此甚好,若能招降吕布,咱家给你记一大功。”李肃应承,董卓大喜。“相国大人,正如秦大人所言,这吕布贪财好色,重利忘义,所以,这个筹码……”李肃拱手。想要对方投降,自然需要付出能够打动对方的价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