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神医娘子手下留针在那个APP可以看 GL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猎奇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

古代言情|陈梦,青莲|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91 人赞过 赞一下
主人翁是陈梦,青莲的新篇《神医娘子手下留针》此文是伊人为花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成熟稳重故事余音绕梁,绝对是值得阅读的优质辣文,精彩内容试看 陈梦恬望着周围安静的空间,双眼的震惊不曾消去。都什么鬼,她什么都不知道啊。什么青莲医术,传承,倒是告诉她怎么做啊。望着眼前的虚空,陈梦恬的内心非常疲惫。但却又很宁静。她想到之前那幅画说的最后一句话。想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为作者伊人为花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陈梦恬望着周围安静的空间,双眼的震惊不曾消去。

都什么鬼,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什么青莲医术,传承,倒是告诉她怎么做啊。

望着眼前的虚空,陈梦恬的内心非常疲惫。

但却又很宁静。

她想到之前那幅画说的最后一句话。

想要回去就要将青莲医术传承下去。

这就是唯一回去的机会吗?

那是不是说明,她在现代的身体还完好无损,难道她没有被海水撑爆肚子,或者被海中的鱼儿分食?

突然,陈梦恬自嘲一笑,所想的这些倒是够奇怪的。

望着不远处的小茅屋,陈梦恬抬起了脚步。

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牵引着她。

她的脚根本不受控制地朝茅屋走去。

茅屋的木门大敞,陈梦恬踏入房间。

别看外面不怎么起眼,里面却是非常精致,甚至古色古香,充满了一股书香卷气息的雅韵。

屋内很多的书柜,一排又一排,每架书柜都摆放着满满的书籍。

几乎整间茅屋三分之二的地界,都被书柜所占据。

走进房间,陈梦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而是朝着最近的一架书柜走去。

她伸手直接将摆在书柜中央,非常显眼的雕刻精美花纹的木盒从上面取下来。

抱着手中不曾有半丝灰尘的木盒,她走到屋内唯一的一张桌子前。

伸手将怀中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

随即将其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最上面的是一本医书,上面只写了青莲两个大字。

陈梦恬将医书拿在手中,露出了书下的东西。

一套银针固定在上好的蚕丝布。

还有一套金针,金针看起来更加吸引人。

看到这两套银针、金针,陈梦恬不受控制的将其拿在手中。

就这样,她一手握着医书,一手拿着银针、金针。

脑海中传来一阵针扎刺痛。

手上的医书也脱手而出,漂浮在她脑门前。

陈梦恬因为疼痛不受控制的闭上双眼,大批的文字涌入她脑海中。

是青莲医术!

这本医书中所记载的都是穴位图,以及下针的走法。

最让人震撼的是,生死人,肉白骨的倾城医术。

穴位的注解,以及针灸之术,全被陈梦恬接收。

这还没完,之后自动从书架之上散落出其他书籍。

这些书籍一一漂浮到陈梦恬眼前,全部强制性的让她接收。

直到近百本后,陈梦恬的面容惨白,额间满是豆大的汗珠,屋内诡异的一切这才停止。

就好像是知道陈梦恬无法接受而停止,这一切太诡异。

书籍全部自动归位后,桌前只剩标注着青莲人体穴位注解书籍,以及被陈梦恬握在手中的银针、金针。

不再强制性接受那些文字后,陈梦恬感觉到身体一松,她如今身体虚弱,好像要虚脱了一般。

她睁开双眼,第一时间扶着一旁的桌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之前接收的东西太多,让她脑子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将手中的金针、银针扔到一旁,陈梦恬抱着头双手用力地扯着头发。

书本点评
这本《神医娘子手下留针》,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伊人为花)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伊人为花)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作者相关

伊人为花

作者:

伊人为花

VIP精品试读

  • 《异界之超级氪金系统》超级氪金升级系统 健气受 异界之超级氪金系统同人志

    异界之超级氪金系统

    此次给粉丝们分析核桃一号墨下的游戏新篇《异界之超级氪金系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旭,艾伦两位主人翁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上千人用**都不能阻挡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攻势,现在却因为魔法师的一个技能而停止前进,这不得不说魔法师的确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围住他!”蒙哥老元帅一声令下,数万名士兵开始向这里包围,等到格罗姆等人打算掉

  • 《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限量婚宠总裁婚内独爱 LOLI 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精彩阅读

    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

    主要角色是北辰,苏小满的网络故事《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此文是江沉子最新写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淋漓尽致剧情跌宕起伏,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优质新书,书中主要讲述 “妈妈,不是要吃麦当劳吗?”苏小满发现妈妈带着他离麦当劳的位置越来越远,出声提醒。“下次来吃好吗?妈妈突然想起晚上要加班,我得先把你送回去。”她有些紧张的观察这四周,随口编了句谎话。“不嘛!”苏小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