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下载 出柜 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圣水

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

古代言情|司晨,艾恩晴|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95 人赞过 赞一下
热销新书《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水珞珞,主人翁司晨,艾恩晴,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三阶后期,照样能打你!”司晨容真一边啃着红枣,一边漫不经心道,“就算是你们家大长老过来了,我照样能够一拳打翻他!”“可不是,高谈算什么?我二堂兄就算是一巴掌扇过去,他也吭不出一声来。”司晨染肯定地点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为作者水珞珞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三阶后期,照样能打你!”司晨容真一边啃着红枣,一边漫不经心道,“就算是你们家大长老过来了,我照样能够一拳打翻他!”

“可不是,高谈算什么?我二堂兄就算是一巴掌扇过去,他也吭不出一声来。”司晨染肯定地点头。

毕竟高谈已经死了,他要是能够被人一巴掌打活了,那才是笑话呢。

众人都无语了,司晨容真的脑袋秀逗了,不懂事胡乱说话,这是正常的。

可是你司晨染好歹也是我们云城的第一天才啊,要不要和个棒槌一样说这种话?

保不准高谈就在附近呢。

可别人怎么想,根本就影响不了司晨染和司晨容真一唱一和。二人接连吹流弊,都还没有动手,就把高辛丑气得面色涨红,原地大喘气了。

别说围观的人看不下去了,就算是司晨家的自家人都看不下去。

“不行,我要上去把这两个口无遮拦的家伙拉回来!这样继续说下去,不被人家打死才怪!”艾恩晴捞起袖子就想上前去揪人耳朵了,“他们这是要变成蒲公英飘着上天了是吧?这些话也能说出来。”

“这已经不是飘上天了,这根本就是已经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司晨明涛抚掌感叹,“我早先怎么就没有看出我这侄儿吹牛的潜质?今后要是带他一块儿出去,吹牛的本事必定让人臣服啊,吹出一片天地都不成问题。”

“这根本就是找死好吗?”艾恩晴翻了一个白眼。

管家快步走来,禀告道:“三少爷方才和小的说,高谈已死在高家郊外的那块玉米地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让二位夫人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去调查此事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只让嫂子和晴晴不要担心?看来阿染是真的了解我的性子啊,知道我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司晨明涛沾沾自喜。

艾恩晴都懒得翻白眼了,她这个丈夫说白了就是心大!

即便是刀子悬在他的脑袋上,他照样能够闭眼睡觉打呼噜,天塌下来,他都不带怕的。

“阿染可有说他是如何知道高谈已死这事儿的?”金思霞拧眉。

高谈真死了?

司晨染没有理由欺骗他们,毕竟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撒这种谎毫无作用。

可是,高谈不是外出历练归来,然后突破了吗?

老爷子中毒昏迷未醒,也没见着有高手来了云城,在这云城之中,貌似没有谁能够杀死高谈了吧?

至于司晨染……

金思霞倒是希望真是司晨染干的,可是她不敢相信啊。

谁家要是有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后辈,只要保护得好,今后家族岂不是会崛起?

但是,做人还是得现实一点,不能总想着自家人能够一步登天。

要是司晨染知道金思霞的想法,只会告诉她,大胆地想!发挥所有的想象力去想!

“这是闹的什么?司晨染这小兔崽子的分寸呢?他还真让阿真上前去?”艾恩晴说着就想上去阻止。

书本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司晨,艾恩晴)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水珞珞的这本《凤悍天下:神尊宠溺有点甜》,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古代言情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作者相关

水珞珞

作者:

水珞珞

VIP精品试读

  • 《庆余年》庆余年电视剧上映时间 历史类型小说 庆余年MB

    庆余年

    畅销新书《庆余年》是猫腻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故事,本网络故事的传奇人物范慎,戚戚,精彩情节试读:范慎很困难地撑着上眼皮,看着指头算自己这辈子做过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结果右手五根瘦成筷子一样的指头还没有数完,他就叹了一口气,很伤心地放弃了这个工作。病房里的药水味总是这么刺鼻,旁边那床的老爷子前两天

  • 《虞先生,请离婚!》总裁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主角是肖肖,虞亦墨的小说 虞先生,请离婚!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虞先生,请离婚!

    主要角色是肖肖,虞亦墨的创作《虞先生,请离婚!》此文是蛮夷酒娘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成熟故事引人入胜,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畅销作品,精彩片段试读 “你还想对我做什么?我早就一无所有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破罐子破摔,她早就压抑够了。从失去孩子没有发泄出来的那一刻,她早就受够了!明明爷爷也是他的爷爷,可为什么她都来求他了,他都不愿意?他的心是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