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末日阳山》末日阳山txt下载 YD 末日阳山NP

末日阳山

婚恋|陆羽,程长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15 人赞过 赞一下
《末日阳山》为陆小羽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有句很俗的俗话这么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或者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其实陆羽知道,在乡下很多人就是到了黄河也不一定会死心。腊月二十三这天程长生他大哥程长宝家死了几只鸡,程长宝想偷偷把死鸡给扔掉,她媳


版权来源:互联网
《末日阳山》为作者陆小羽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有句很俗的俗话这么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或者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其实陆羽知道,在乡下很多人就是到了黄河也不一定会死心。腊月二十三这天程长生他大哥程长宝家死了几只鸡,程长宝想偷偷把死鸡给扔掉,她媳妇却不肯,说病鸡做熟了照样可以吃,两人就因为这死鸡要不要扔而吵了起来。邻居不明就里,去劝架时才知道这么回事,然后就都连架也不劝了,各自逃回了自己家中。

最后也不知道那些病死鸡有没有被烧掉,反正这事全村都知道了,村长知道了,也没管。程长宝的媳妇就和得胜者一般,一连几天都很得意。

腊月二十九那天,陆羽买了些香纸炮烛去他母亲坟前烧了。他告诉母亲自己过的很好,陆明一家也很好,就是父亲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羽在母亲坟前坐了很久,回忆着自己过去的那三十年。有人说人老了会更喜欢回忆年轻时候的事情,陆羽悲伤的想,自己可能也老了。但更可悲的是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可以回忆的,没有轰轰烈烈过,甚至连平平淡淡都不能,自己可能是一个异类。

陆羽一个人过的年,父亲到底没有回来,大年三十那天老高让他去自己家过年,被陆羽拒绝了。陆羽觉得自己和老高应该已经算是不错的朋友了,但是别人家的热闹喜庆他不愿意去掺和。

初一那天陆明来了,抱着她的女儿来给自己的大伯拜年。陆羽的小侄女还不会说话,却很活泼,非常爱笑,也不认生,陆羽抱了她好一会,暗暗想着,自己要是能有个这么样的孩子,也挺不错的。

陆明吃完午饭就回去了,陆羽送了他好远。

初二初三是走亲戚的日子,陆羽是没有亲戚可以走,就一直呆在家里。

初三上午的时候,徐开贵媳妇和程长宝媳妇吵起来了,后来两家男人也都加入争吵的行列中,再后来两家人打了起来。徐开贵有两个哥哥,程长宝有个弟弟就是程长生,这五个男人打的不可开交。

陆羽向来不喜欢看热闹,但是觉得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去看看劝劝是有必要的。他去的时候两家已经罢斗了,但还是隔着一条路对骂,男人门都受了些伤,没有人回去包扎。

听了好一会,陆羽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程长宝家过年前不是有鸡发瘟了么,因为死鸡程长宝两口子大吵了一架,当时去劝架的就有徐开贵媳妇。而今天早上徐开贵媳妇发现自己家的鸡都病了,不到一个时辰七八只病鸡都死掉了。徐开贵媳妇就认为肯定是去程长宝家劝架时把鸡瘟带回家里,所以就拎着死鸡去要程长宝家赔。程长宝两口子自然是不肯,你去年来家里,今年鸡生病了还来找我,这不是找事儿么?

这时候村长也在,他不怎么愿意劝,只是说家里死了鸡的愿意烧就烧,不愿意烧的别瞎串门。陆羽觉得这个时候肯定有不少人家的鸡得病了,只是没人肯说出来。事情真的很严重了,可除了村长还有他,似乎没几个人真的当回事。

书本点评
《末日阳山》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婚恋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婚恋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陆小羽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作者相关

陆小羽

作者:

陆小羽

VIP精品试读

  • 《漫威之装甲无限进化》漫威之从毒液开始的无限进化 别扭受 漫威之装甲无限进化忠犬攻

    漫威之装甲无限进化

    光环人物是陈寒,陈寒美的作品《漫威之装甲无限进化》此文是爆炒梭子蟹墨下的二次元文,文笔一气呵成故事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加入书单的火爆辣文,书中主线围绕 战斗天使收起攻击架势,转身一步步的走向黑袍巴尔特。黑袍巴尔特嘴角一笑,关闭了战斗天使的行动装置,“怎么样,战斗天使如果量产,那是多么可怕的军力。”此时,陈寒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建议这么做,战斗天使固

  • 《诸天万能兑换系统》诸天万能兑换系统笔趣 kuso 诸天万能兑换系统虐文

    诸天万能兑换系统

    此回给书友们讲解混沌凤凰笔下的二次元佳作《诸天万能兑换系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开,胡玉儿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随后,欧阳寒将沙漠之鹰别到腰间,转身向右边的一条小路走去。“对了,小安,这里是什么世界?”他忽然想到,自己来了这么久,还一直没有问这是什么地方呢。“这里是《天行九歌》”的世界。”小安回答。闻言,欧阳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