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影后今天还没想起初恋 完整免费阅读 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GAY吧

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

现代言情|楚陌冉,原谅|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07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新书《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是麟砸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新篇,光环人物楚陌冉,原谅,主要讲的是:明明是这一句简单的话,可在坐的众人都仿佛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情绪。念词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紧接着才开口:“陛下还在回宫的路上。”双手紧紧扒着牢房栅栏的楚陌冉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惊骇的话,她身体一软,险些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为作者麟砸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是这一句简单的话,可在坐的众人都仿佛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情绪。

念词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紧接着才开口:“陛下还在回宫的路上。”

双手紧紧扒着牢房栅栏的楚陌冉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惊骇的话,她身体一软,险些趴到地上,脸上满是绝望。

工作人员继续道:“怎么,贵妃就这么不想见到本宫?”

楚陌冉撑在地上的双手抓紧了稻草,身体微不可见地轻颤着,她缓缓开口:“嫔…贱婢不敢……”

工作人员提高音量:“你不敢?你何曾不敢过?你是不敢陷害本宫,还是不敢陷害本宫的泓儿?!”

泓儿正是太子,也是女主陈凤娘的孩子。

楚陌冉微低下头,过了一小会,她才哽咽着轻声开口:“我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够吗?”

工作人员虽然只是个对戏的,但也很尽职尽责,她厉声道:“够?不!这怎么就够了?!我要把你抽筋拔骨!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哦对了,我还要…我还要把你的六公主,把她像你对我的泓儿那样!我要把你们母女两个,生吞活剥!”

提到六公主,楚陌冉像是疯了一样,她用尽力气扒住牢房门,盲目地伸出手,试图勾住皇后的衣袍,她摇着头哽咽地恳求道:“不!不不!求你,求你!什么都冲着我来,瑶儿她是无辜的,无辜的啊!你把我生吞活剥还是抽筋拔骨…我都可以!只求你,求你不要那样对瑶儿!”

工作人员:“我的泓儿何尝不是无辜的?可你呢?你何时念过他只是一个孩子?!”

“是,全都是我的错,我百死不足惜!我只求你……皇后娘娘,不要,不要那样对瑶儿…不要…”楚陌冉失声痛哭了起来,绝望地恳求着。泪水从她紧闭着的双眼中流出来,因为眼眶周围都是红色的染料,泪水留下来就成了血泪。

楚陌冉颤抖着声音:“瑶儿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你不能,不能的……”

可她这句话却好像是触碰到皇后的底线似的,皇后突然暴躁:“最宠爱?我不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如何不能?现如今前朝后宫的权力皆在我的手上,我如何不能?”

楚陌冉彻底绝望了,血泪的泪痕在她的脸上格外的骇人,她轻声地说:“可你若是敢做,陛下不可能会原谅你的。”

工作人员嗤笑一声:“我何时会怕他不原谅我?我倒是想看看,我虐杀了他最宠爱的宠妃和他最宠爱的公主,他能把我怎么样!”

楚陌冉绝望极了,她垂着头,接着低低的笑声从她的嘴里传出,她突然大笑起来,原本有些骇人的脸显得更加可怕了,笑完后,她喘了好一会,才开口:“没错!你就算这么做了又如何?陛下对你的感情,这辈子都回不来,陛下只会对你更加厌恶,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我死了又如何?即使我的瑶儿死了又怎样?至少我和瑶儿曾备受圣宠,而你,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辈子都得不到!你这辈子就是一个笑话!”

楚陌冉笑得浑身颤抖,可她脸上却没有笑意,笑着笑着,她的泪水越来越多。

书本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麟砸)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楚陌冉,原谅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影后今天想起初恋了吗》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作者相关

麟砸

作者:

麟砸

VIP精品试读

  • 《佣兵协议》佣兵协议心海幻境 免费试读 佣兵协议T吧

    佣兵协议

    火爆创作《佣兵协议》是心海幻境撰写的一本科幻风格的网文,天选人物敬礼,小镇,书中主要讲述:第十三章新任务第二天,一夜宿醉的胖子从床铺上爬起来。晃晃脑袋刚清醒过来不久,胖子就再一次接到了命令,前往指挥部巴纳齐将军的办公室报到。看着走在身前穿着高科技动力装甲的守卫,胖子的眼里满是羡慕的神色。兄

  • 《泽少天天套路我这朵白莲花》对付白莲花 现代言情小说 泽少天天套路我这朵白莲花章节列表

    泽少天天套路我这朵白莲花

    主人公是白姐,苏烟的新书《泽少天天套路我这朵白莲花》此文是包砸君创作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情节精妙绝伦,绝对是非常耐看的火爆新书,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中午,茶悦主厨,茶白跟苏烟在一旁帮忙打下手,三个人四菜一汤,平淡却也丰富。茶悦把最后一个汤上了,有点不满:“回来也不知道提早通知,我都没来得及给你准备你爱吃的菜。”茶白往嘴里塞了一块鸡肉,“我不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