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相师堂》相师小说 别扭受 相师堂古代言情小说

相师堂

古代言情|殷涤,章儿|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29 人赞过 赞一下
《相师堂》是牧行云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笔妙趣横生,值得一阅。居士院中,唐不敏从马车上下来,素色裙,薄施粉黛,温婉大方地与知客僧谈着什么。“可能知道唐家大小姐要来,南宫轶躲了她,没有跟咱们一道进的寺院。”章儿趴在窗边,回头与殷涤唠着。悧儿安了心,在一旁休憩。安儿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相师堂》为作者牧行云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居士院中,唐不敏从马车上下来,素色裙,薄施粉黛,温婉大方地与知客僧谈着什么。

“可能知道唐家大小姐要来,南宫轶躲了她,没有跟咱们一道进的寺院。”章儿趴在窗边,回头与殷涤唠着。

悧儿安了心,在一旁休憩。安儿吮着手指偎睡一旁。殷涤浆洗着两个孩子换下来的衣物,并未答话。

章儿也不在意,转回头透着烛亮瞧着,道:“我记着早先见过这位大小姐的,怎么几年不见,她变丑了。”

“透过窗户会看到你的影子。”殷涤无奈道。说实话,章儿这样趴窗的姿势让她想起趴墙根听闲话的人。

章儿将头抵在窗框上,恹恹道:“看到又怎样?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怕别人看吗?还是二师姐你觉得我长得不漂亮,见不得人?”

殷涤对章儿的想法一直不敢恭维,此时见她这么回答自己,便住了嘴,不再言语。

章儿换了姿势,改成只手撑颌望着外面,不时讲着看到的:“掌灯了,盘山而上,真好看。小姐下山时看到了一定喜欢。唐不敏进房了,丫头跟着进去了,车夫偎在房外,江湖人作派。二师姐,你说南宫轶是不是喜欢小姐,不喜欢唐不敏?可他为什么要和唐不敏成婚?他是不是想悔婚?唐不敏是不是来追夫的?”

“一定是这样的。”章儿再次确认自己想法的正确。

殷涤怔怔地看着章儿,对她极自然地转了话题,且很自以为是的想法有些好笑。

她见识过章儿杀人,一身凛然的决绝,让人不寒而栗,刀锋过处,是对死的漠然。就是这样的她,平日里竟喜听爱情故事,向往才子佳人的美满,就是这样的她,似个长舌妇,聒噪着她所见或所臆想的一切事物。她,出离了自己对江湖高手的幻想。顾谙与章儿的对话并不避讳她,所以她多少也知道章儿身世的凄苦。就是这样的她,既不怨天尤人,也不厌世,就是这样的她,喜欢看风景,喜欢掺合一切她能掺合进的事,这样的她,虽出离了自己的想法,但不讨厌。

就像顾谙,三两句不投机的话就会引得她不满,可自己并不厌她。一路行来,看顾谙所作所为,她发觉即便自己与这个师妹再计较,依然待她是师妹,有一词叫同气连枝,说的该就是她们吧。

这儿的四月天比北地暖和多了,两个女娃儿今个终于脱了夹袄换了轻便的薄棉裙。

“赶明个,给你们也换身薄棉裙吧,把里面的夹袄脱了。”殷涤不理解章儿天马行空的想法,章儿也不埋怨殷涤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小姐得过了立夏才能脱夹袄,至于我,我是从不穿夹袄的。”

“师妹是因为寒病吗?”

“练武之人会畏寒吗?我就说是心病。”章儿不讳道。

殷涤一笑:“你倒是干脆。”

“我听说你们天女峰上的弟子多少都懂些医理,小姐这病你能治吗?”

“我也听说你们相师堂有位巫君女姁善医,难道没请她给师妹诊治?”

“原来你们治不了。”章儿叹了口气,推断着殷涤话中之意。

殷涤不答她,将洗好的小夹袄搭在屋内一角晾晒,这才问道:“师妹怎么还没回来?”

“二师姐,和你聊天真费劲。”章儿起身叹口气道,“小姐这会儿八成在看灯笼。我去外面迎迎她。”

殷涤看着章儿出门、关门,想起她说的“费劲”,之所以“费劲”,怕也是因为知道天女峰无法医治顾谙的病心里生了郁闷。说起师妹的寒症,她倒想起一件事:去年师妹初来癸水,肚腹疼痛,服了药也不见效,好在一天后便好了。她当时伴在师父身旁,听说师妹癸水只来了一天,便唠了一句“怎么会这样?”师父说“来了总比不来强,等生了孩子就会好了。”或许师父有办法医治师妹的寒症。思及此,殷涤心头一震,师父当时确实是说过“等生了孩子就会好了。”难道师妹命中------会有姻缘?

殷涤陷入师父这句话中,连悧儿何时坐起都没发现,直到她听到悧儿渐重的呼吸声才回了下头,却发现悧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眼神疹人。

“悧儿?”殷涤轻轻地唤了句。

悧儿冲她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生出一种诡异感觉。

“悧儿?”殷涤心头生出一丝惧意。

悧儿突地左手扣住右手脉门,将披散的头发甩至嘴边,张嘴咬下几根头发,迅速地缠绕在右手中指处,命令道:“冰针!”

殷涤拂袖,一支冰针射出被悧儿接住,猛扎在中指一块凸起处,黑血一下子涌了出来。殷涤见状急欲上前,却被悧儿以眼止住。冰针慢慢融化,也不知是入了悧作体内还是随黑血流出体外,好一会儿,悧儿又道:“冰针!”

殷涤心中的恐惧大增,可还是听话地又射出一支冰针。悧作接住冰针,这次扎在脉门处,并咬破自己左手中指,将血液慢慢滴在针扎处,血液顺着冰针刺破之处流了进去。

“没事了。”悧儿抬头安慰殷涤道。

悧儿拔出冰针,殷涤闻到一股清香。

殷涤一脸狐疑。

“奇毒,遇风愈烈,有如引火上身,所以没敢让你近前。”

“是什么毒?”

“天下有奇门便有奇毒,怎么可能尽知?”

悧儿脸色开始泛出灰白,嘴唇透出青色,她摊开右手手掌,一条血线蔓延至腕上。殷涤贴近去看。

“匕首!”悧儿瞅着她的左袖道。

殷涤左袖中藏着匕首,这事连师父都不知道,悧儿却知道------殷涤抽出匕首递过去。悧儿左手执匕首,在右手手心划出一道血口,血迅速地流出,在摊开的掌心处窝成刺眼的红。殷涤在悧儿的示意下忙递过一只茶杯,然后看她轻握着拳头,血一滴一滴落在茶杯里。茶杯里的血蓄了约有半杯里,悧儿又摊开手心,在鲜红的血中,用匕首的尖轻轻地挑出一只绵软的褐色虫子。

“二师姐也不知我何时被下毒的吧?”

殷涤一脸的惊愕,她可是寸步不离天女左右的。

“幸好我的血可以自救。这么说来我的血倒也是良药,不怪有人想用我的血治病。”悧儿嘴唇稍稍起了红色,说起话来也有了精神。

“外面不安全。”殷涤憋了半天才冒出这句话来。

悧儿一笑,道:“山上也不安全,出来了我倒觉得松快多了。可以看山河风情,我前世只出过一次远门,就是陪师父去的砚城,一路拘在马车里,连车帘都不允许揭。现在多好,破草房住过,打过架,每天都有故事听------”

殷涤愣了一下,问道:“你------前世是什么样子?”

悧儿轻垂下头,低声道:“前世我是天女,知过去晓未来的天女,真正的天女,我睁眼知风自何处起,飘往何地;我闭眼知花会几时开,开时几朵;我画山中兽,绘河里鱼------可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我向往这种无拘的生活------”悧儿看了眼殷涤,“一个稚童口中说出这些话,是不是很诡异?”

殷涤看着她,想用温暖的笑掩盖自己的答案。

“所以我逃了,在一个春意盎然,漫天花开的时节里逃了,准备去过我向往的生活。不用再被人逼着望天观星,不用再复述某人生某人死的无聊事。”

“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让我的心起了涟漪,因为他我不愿意回天女峰,我想嫁他为妻,同他白首一生。”悧儿抬头看着殷涤,“可是没有人同意我们在一起,包括他的母亲。我们想到殉情,一杯毒酒结此生,去黄泉路上做夫妻。”

殷涤听过这段故事。

“是不是太草率了?生命又不是儿戏。”

“你也觉得我傻,是吧?爱情到底是什么?会让人愿意拿命去换?”悧儿摇摇头,“准备殉情的我们,以为爱情就是成全。”

“可是上天没有成全我的爱情,我想一定是我的某一世,在上天那里用爱情换来了神通。”悧儿眼睛里突地生出光亮,这光亮似从心底涌出,带着渴望,带着对自由的向往,喷射而出。“所以我想忘却,忘却从前,拿回我与上天的契约。”

殷涤愕愕地看着她,看着面前这个忽闪着大眼睛的娃娃,听她娓娓道来的从前,不知所以。

(关于癸水,7版《现代汉语词典》没有查到,后来查了《古代汉语词典》才查到。)

书本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牧行云)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殷涤,章儿)的肤色,主角(殷涤,章儿)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目录

作者相关

牧行云

作者:

牧行云

VIP精品试读

  • 《拂晓江心暖》柔情似婚暖 MB 拂晓江心暖Basher

    拂晓江心暖

    《拂晓江心暖》由网络作家胡小小盼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海叔,林氏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流光溢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VIP一号包厢里。寂静。昏暗。烟雾缭绕。两个人守在门口,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他们翘着腿,倚在沙发里。“江皓,你小子可是欠我一大人情。”一个中年男人,他就是海霸天,胖胖的手上戴着镶嵌绿宝石的大戒指,手指之

  • 《木叶之剑压天下》火影之木叶天下 忠犬攻 木叶之剑压天下弱受

    木叶之剑压天下

    今日给书迷们安利若别离不相惜最新写的二次元创作《木叶之剑压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秋雨,南风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哈哈哈……晚了,最终还是我技高一筹!”雾隐叛忍的身体已经重新凝聚出来,大笑着冲出烟雾,冲向南风秋雨,惨白如雪的脸庞上满是狰狞快意的笑容!南风秋雨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不出意外的被雾隐叛忍抓住了,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