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txt YD 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㚻

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

科幻空间|太后,俞乔|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69 人赞过 赞一下
《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为童涵霜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皇上也是笑眯眯的,看不出任何端倪,一番话也说得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的确如此,人家小姑娘还没有及笄,没有必要那么早忙着赐婚。底下的人都觉得皇上说的不无几分道理。太后则是皱了皱眉,这个精明了一生的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为作者童涵霜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皇上也是笑眯眯的,看不出任何端倪,一番话也说得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的确如此,人家小姑娘还没有及笄,没有必要那么早忙着赐婚。

底下的人都觉得皇上说的不无几分道理。

太后则是皱了皱眉,这个精明了一生的女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大儿子的不对劲。

她只是想快点把这门亲事定下来,毕竟次子太飘忽不定。

“这又有何矛盾!小郡主下个月便要及筓,现在赐婚也是一样的,哀家实在是喜欢她喜欢的紧,想让她做皇家媳妇。”

太后鲜少有这样不依不饶的时候,一时间,大家心里都端正了态度。

看来以后对异性王府更加要尊崇了。

人都喜欢次子,太后对九王爷的宠爱,大家都有目共睹。

现在如此急切的想要把俞乔赐给九王爷,就连皇上的命令都要多加劝阻,可见其在心里的地位。

皇上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看着面前急切地母后,他又怎不知道自己母后心里的想法呢?

可是,即使知道这个女子最后依旧会变成自己的弟媳。也想让这个时间再推迟一个月。

这是他第一个第一眼见到就动心的女子呢。

眼见自己母后脸色难看,似乎有些动怒,他给自己的贴身太监安公公使了个眼色。

安公公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在皇上身边待了这么些年,处事也愈发圆润起来。

他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也知道皇上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于是上前一步,跪伏在地上,恭敬道:

“太后娘娘有所不知,今日钦天监向奴才汇报的时候说今日不宜嫁娶。今日赐婚,恐怕是冲撞了两位主子的黄道吉日。”

这越是地位崇高之人,越是迷信。

太后被这话唬着了,连忙询问道,“可是真的?”

安公公继续磕头,“回禀太后娘娘,老奴愿用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确有此事。”

话都说到了这里,太后也知道今日这赐婚是不能够了,于是便遗憾地道:

“看来好日子只能推迟到下一个月了。哀家太心急了。”

她笑着拍拍俞乔的手,又开始和底下的人谈笑风生。

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然而大家各自怀揣着什么心思,想必心里都明镜似的。

俞容更加是不怀好意的勾起唇角。

要是把这个事情透露给自己的娘亲,那必然会看一番好戏。

俞乔的身份,注定她不会嫁的差,那么在嫁的好的人家里,自然要看夫婿的综合评价。

九王爷就不用说了,那真的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现在能给九王爷抗衡的,只有皇上。

皇上已经到了中年,而且后宫嫔妃无数,只要俞乔进入后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才是她最愿意看到的。

俞容心下得意,嘴角翘起。

【最近忙着改文,互动少了,大家记得给书投票票,真的好难受啊,改文太特么痛苦了。还是写文好。

就像是写作文改作文的感觉,还是比较喜欢尽情写。】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九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五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快穿女配之气运男神》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太后,俞乔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童涵霜)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目录

作者相关

童涵霜

作者:

童涵霜

VIP精品试读

  • 《醉红妆之乱世妖女》小说 傲娇受 醉红妆之乱世妖女straight(直人)

    醉红妆之乱世妖女

    热销新书《醉红妆之乱世妖女》是柚子二号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新篇,本佳作的主线人物尹正观,林念,精彩情节试读:天气很冷,林念站在破庙的门口,一阵寒风吹来,林念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易知行进去之前,林念多次和易知行强调过的,自己并不想和这些乞丐们再有接触,不是因为自己嫌弃他们,而是因为上面的原因。人应该是平等

  • 《诸天心情聊吧》男女之间聊心情 无广告 诸天心情聊吧玄幻风格小说

    诸天心情聊吧

    火爆创作《诸天心情聊吧》是用爱发电所编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故事,本新书的主要角色林明,沈舟虚,精彩情节试读:“啪!”林明的手指搓动,发出一声脆响。周流八劲随之而动,浮在万归藏头顶的周流元气弹随之消失。万归藏刚刚松了一口气,却突然感觉身体内的周流八劲齐齐暴走,像是被那剑魔独孤求败的一个响指引动。“嘭!”他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