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在快穿收小弟》快穿之小弟攻略 紧缚 我在快穿收小弟同人志

我在快穿收小弟

科幻空间|凤铭尘,余杳|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50 人赞过 赞一下
《我在快穿收小弟》作者:余枝歌,科幻空间类型网文,主线人物:凤铭尘,余杳,本作品主要章节节选:“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吗?”凤铭尘问道,眼眸中也尽是温柔。余杳摘了一颗葡萄塞进了嘴里,仿佛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可是站在一边上的凤铭尘看着此刻的余杳,心里面却是百般的滋味。这种事情还需要余杳亲自出手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我在快穿收小弟》为作者余枝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吗?”凤铭尘问道,眼眸中也尽是温柔。

余杳摘了一颗葡萄塞进了嘴里,仿佛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站在一边上的凤铭尘看着此刻的余杳,心里面却是百般的滋味。

这种事情还需要余杳亲自出手吗?

“下次别自己动手,脏。”凤铭尘说道。

余杳愣住了,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心里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可没有这么认为,亲手教训岂不是心里面最解恨吗?反正人都已经被我打残了。你觉得你再去打一棍,人家可还有那命活着呢?”余杳说着都像是给殷姒最后一点的施舍一样。

凤铭尘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才好。

至少殷姒近段时间想要在对余杳下手,怕是已经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等到殷姒醒过来的时候,说着是余杳对自己下的手,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

毕竟宫中刚传出来,余杳刚醒,怎么可能会对殷姒下手呢?

看着自己的处境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殷姒就算是有千万张嘴也是无法能够说服外面的人去相信她自己。

既然如此,那么殷姒自己就要努力让自己康复起来!

她的眼睛里面是容不下半点的沙子。

——

虽说没有了殷姒的阻挠,但夏致北还在不断地筹划着。

由于余杳对外说是自己身体抱恙,并不跟着凤铭尘去上朝了。

安安分分地待在大殿里面等着凤铭尘回来。

虽说余杳选妃,却从来都没有翻过牌子,这让后宫中的女人们有些耐不住了。

这就算做不了余杳的妃子,至少也是个摄政王妃才对啊!

余杳在大殿里面吃着葡萄,看着外面缓缓走进来的凤铭尘,嘴角扬起了一抹笑。

扑到了凤铭尘的怀里面,对上了凤铭尘的双眸。

“我们可以出宫玩嘛?”余杳觉得这皇宫里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你身子才刚好,更何况夏致北也不是吃素的,把你拐走了怎么办?”凤铭尘一口就直接否决了。

并不是很想带夏致北出去。

“为什么这么说?他不是喜欢殷姒嘛?跟我有什么关系。”余杳说着很是不愉快。

凤铭尘带着余杳坐了下来,剥着葡萄喂到了余杳的檀口中。

“装傻?”凤铭尘冷声笑道。

余杳吃着葡萄,眼眸中闪烁着一丝单纯。

这是真不懂?

“不乐意解释就算了。”余杳扭头。

凤铭尘瞧见,捏住了余杳的下巴,眯起了双眸,“因为在囚/禁殷姒这段时间里面,夏致北可没有半点想要救殷姒的意思。而偏偏对你关爱有加,你说夏致北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余杳歪了歪自己的脑袋,一脸的委屈,“这跟没有关系。”

“可本王委屈了,你要怎么补偿本王?”凤铭尘眼眸中闪过一丝的邪意。

听着凤铭尘这么一说,余杳的脸色当时有些涨红了一些。

【殿下,本系统建议你去亲他。】白莲花说道。

余杳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捂住了凤铭尘的嘴,“想都别想!”

书本点评
当年余枝歌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余枝歌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我在快穿收小弟》是余枝歌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凤铭尘,余杳)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目录

作者相关

余枝歌

作者:

余枝歌

VIP精品试读

  • 《我有一棵菩提树》我有一棵菩提树下载 作者是肌肉小蚂蚁的小说 我有一棵菩提树419

    我有一棵菩提树

    《我有一棵菩提树》由网络作家肌肉小蚂蚁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楚希象,石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接下来的几天,楚希象恢复了平静的生活。每天练功,上班。过得平淡又充实。以楚希象的性子,其实挺享受这种平静。只是正气值纹丝不动,就意味着自己没法获得系统物品,进步的速度及其缓慢。楚希象空余的时间耐着性子

  • 《万古龙帝尊》万古龙帝尊 小说 娘受 万古龙帝尊69

    万古龙帝尊

    路虎熊猫火爆热文《万古龙帝尊》由路虎熊猫创作的玄幻风格的作品,主线角色凌钟,龙炎,故事流光溢彩,非常非常耐看。主要章节节选:“你们猜猜,这龙炎会被沈离一拳轰飞出去多远?”凌王府的几人大声讥笑,议论纷纷了起来。只有凌钟脸色微沉,眉头轻蹙了起来,眼神闪烁着异色。轰!“啊!”就在此时,气浪席卷的中心,轰隆一声,沈离惨叫一声。他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