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郡主撩夫》郡主撩夫好看吗 健全 郡主撩夫调教

郡主撩夫

古代言情|许永胜,钱财|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88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本编辑安利给各位兄弟姐妹们舞梦飞雪原创故事《郡主撩夫》,主线角色是许永胜,钱财,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梅香应了一声,走在前面带路,许永胜大步往前走,就听怀里的人小声的说了声‘谢谢。’许永胜低头看了怀里的娇妻一眼,压低声音说:“别怕,以后有我。”夜语嫣没再说话,感动的她主动往许永胜的怀里靠了靠,许永胜感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郡主撩夫》为作者舞梦飞雪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梅香应了一声,走在前面带路,许永胜大步往前走,就听怀里的人小声的说了声‘谢谢。’

许永胜低头看了怀里的娇妻一眼,压低声音说:“别怕,以后有我。”

夜语嫣没再说话,感动的她主动往许永胜的怀里靠了靠,许永胜感受着她的亲近,唇角不自觉上扬,刚毅冷厉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听风阁处,院门紧闭,许永胜停下脚步,抱着夜语嫣站在大门外面,夜语嫣早就料到会是何种情况,抬手拉了拉许永胜的衣服,小声的说:“没关系,放我下来,让我在门外叩个头就行。”

“嗯。”许永胜轻印一声,但夜语嫣已经明显能从那声音里听出他的不悦,许永胜弯腰将夜语嫣放了下来,怕她摔倒,还伸手扶了一把,夜语嫣撩裙跪下,“爹,娘,女儿今日出嫁,以后不能在二老身边尽孝了,望爹,娘就此保重身体,喜乐常安。”说完,接连三叩首,因为头上盖着盖头,导致她的起身的动作有些迟缓,许永胜见此伸手去扶,待她刚起身,许永胜再次将夜语嫣抱了起来,转身往大门处走去。

直到许永胜将夜语嫣抱上花轿,夜家主夫妻都不曾露过面,夜语嫣是有个同胞哥哥,也没来送嫁,就从这里就能看出夜家并不欢喜夜语嫣加入安国公府,可夜语嫣这个傻姑娘竟然不顾一切,只为嫁给他,就冲这一点,许永胜就发誓,此生,定不负夜语嫣。

稳稳的将夜语嫣放入花轿,许永胜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语气温柔的说:“语嫣,我们回家。”

夜语嫣感动的抬起头,尽管有盖头阻挡,什么也看不见,她却没有动,就这么隔着盖头看着他,声音有些哽咽的回答,“好。”

大手稍稍用力轻捏了一下,退出花轿,大步走向自己的坐骑,利落的翻身上马,“回府。”一声令下,喜庆的乐曲再次响起,队伍浩浩荡荡的行动起来,夜语嫣的嫁妆也一箱接一箱的抬出夜府。夜家是皇商出身,钱财从来不缺,夜语嫣是嫡长女,嫁妆自然丰厚,加上夜家主已经将夜语嫣当做弃子,但毕竟是自己的嫡女,私下又多给了好些,可就是这样,也斩断了这父女亲情,这丰厚的嫁妆在别人看来是钱财金银,但在夜语嫣看来却是她与夜家的种种,随着她的出嫁,跟着她一起断绝与夜府,前往安国公府。

女子都将就‘三从四德’,父亲在她未知事时给她定下婚约,待她懂事时却又要她悔婚,所谓‘好女不侍二夫’,那怕是死,今生她也只会嫁给许永胜一人,她第一次违背父亲,执意要嫁,她知道她这么做意味做什么,其实,她也曾害怕,也曾彷徨,也曾不安,她不知道这样值不值得,她更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的情状,只是,她知道,若是不这样做,将来她会后悔。

直到这一刻,夜语嫣知道她赌对了。许永胜虽然话不多,却很细心体贴,想起他安慰的话语,夜语嫣笑了,那笑是那么明媚,那么的幸福。

书本点评
《郡主撩夫》,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古代言情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许永胜,钱财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舞梦飞雪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目录

作者相关

舞梦飞雪

作者:

舞梦飞雪

VIP精品试读

  • 《战国纵横道》布衣王侯 作者是永恒D信念的小说 战国纵横道妖孽受

    战国纵横道

    《战国纵横道》为永恒D信念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你们是越国派来对付我们的人?”中间的青年冷声审问。姬龙摇摇头:“我们并非越国的打手,也不是王朝的人;我们对付你们,只为仙参,没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目的。”“仙参又不在我们手里,你们不闻不问就杀害我们

  •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偏执总裁的契约娇妻 你别皱眉 男妃文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总攻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

    《契约娇妻:总裁蜜宠》是半醉不醒原创的一本总裁网络创作,主线曲折绵长,文笔点石成金,不容错过。《契约娇妻:总裁蜜宠》精彩内容试看 “交给陈岩,为什么,这边我还没有见到是哪个人,胆子这么大。”虎子笑着,喝着酒,“我交给陈岩,没有让他直接带到牢里,暂时他还在那,等你回来处理,不过我看情况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说一个小姑娘会得罪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