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农家福女有点甜》农家福女有点甜小说下载 直人 农家福女有点甜章节在线试读

农家福女有点甜

古代言情|徐靖南,叶青雨|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66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书虫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家福女有点甜》的创作,是作者月土月土新出的古代言情新书,新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王管事看着叶青雨的眼神立刻就变了,热情客套了许多,还直接从兜里掏出了半两银子,递给叶青雨,笑呵呵地道,“叶姑娘会做人,觉得给我们李家添了麻烦,就多给了半两。但是,你们家里也困难的很,我可不能贪你这半两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农家福女有点甜》为作者月土月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王管事看着叶青雨的眼神立刻就变了,热情客套了许多,还直接从兜里掏出了半两银子,递给叶青雨,笑呵呵地道,

“叶姑娘会做人,觉得给我们李家添了麻烦,就多给了半两。但是,你们家里也困难的很,我可不能贪你这半两银子,你快拿着吧。”

“王管事,你真是深明大义!”

叶青雨略惊喜地将半两银子接过来,再送上两句不要钱的好听话,让王管事脸上笑容更真了几分,彻底放下了刚才的事。

她和徐靖南套近乎,满口胡话,就是想玩一招狐假虎威,让王管事看在徐靖南的面上,别再有报复心思。

却没想到徐靖南的‘虎威’如此厉害,还帮她拿回来了半两银子。

这徐靖南的身份,果不简单!

叶青雨又看了一眼徐靖南,这次眉眼间的笑意比刚才真切多了。

趁着王管事被旁边的门房叫去一边说话之际,叶青雨悄悄冲徐靖南说道,

“迫不得已利用阁下的威势,很是抱歉。多谢配合,不胜感激。”

她同时想着,回头可要好好谢谢这位救命恩人,不是口头感谢,是来点实际的。

徐靖南听到这,彻底明白了为何叶青雨会过来和他搭话了。

原来是她看出王管事待他客气有礼,便借他的势,让王管事没有芥蒂地放他们离开。

徐靖南眼底闪过猜疑和深思,这女子,和村里人说的不太一样!

叶青雨在这里和徐靖南,还有王管事说的滔滔不绝,一旁的叶家人,听的满头雾水,一脸懵逼,外加震惊。

从叶青雨一开口脆生生地喊了那声靖南哥起,叶青峰就惊诧地张大了小嘴。

不过,他忆起大姐刚交代的话,赶紧捂住小嘴。

就算大姐接下来鬼话连篇,他也没喊出声反驳发问,还赶紧跑到爹和大哥身边,小声冲他们说,

“大姐让配合她。”

叶大山闻言,顿时满腔疑惑问不出口,只能用力绷着脸不说反驳的话,可也不知该怎么配合。

而且,他听着闺女的话,心中的疑惑也是越来越多。

宝贝闺女这是在做什么?!

她什么时候和徐靖南这么熟悉了?

难不成前天闺女落水后,救闺女的就是徐靖南?

听起来似乎是的。

闺女醒来后,就一下子改变了对刘俊生的态度,还主动卖了嫁衣,这时候又和徐靖南套近乎,还一副欢欣雀跃的样子。

难不成闺女因为救命之恩,喜欢上了他?!

想到这,叶大山看徐靖南的眼神顿时变了,带着一股子岳父挑剔女婿的审视眼神。

因为两家的田地紧挨着,他比村里人和徐靖南接触的都多,看他不会种庄稼,一开始也确实教过他,这小子是挺聪明的,一教就会。

每次教完他,他还要给谢礼,有时是山鸡,有时是野兔,那阵子,家里因为他,难得的吃上肉了。

后来徐靖南都学的差不多了,他没啥教人家的了,也就没野味了,叶大山还为此暗自惆怅了一段时间呢。

这么聪明干嘛!

书本点评
当年月土月土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月土月土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农家福女有点甜》是月土月土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徐靖南,叶青雨)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作者相关

月土月土

作者:

月土月土

VIP精品试读

  • 《庆余年》庆余年电视剧上映时间 历史类型小说 庆余年MB

    庆余年

    畅销新书《庆余年》是猫腻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故事,本网络故事的传奇人物范慎,戚戚,精彩情节试读:范慎很困难地撑着上眼皮,看着指头算自己这辈子做过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结果右手五根瘦成筷子一样的指头还没有数完,他就叹了一口气,很伤心地放弃了这个工作。病房里的药水味总是这么刺鼻,旁边那床的老爷子前两天

  • 《虞先生,请离婚!》总裁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主角是肖肖,虞亦墨的小说 虞先生,请离婚!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虞先生,请离婚!

    主要角色是肖肖,虞亦墨的创作《虞先生,请离婚!》此文是蛮夷酒娘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成熟故事引人入胜,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畅销作品,精彩片段试读 “你还想对我做什么?我早就一无所有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破罐子破摔,她早就压抑够了。从失去孩子没有发泄出来的那一刻,她早就受够了!明明爷爷也是他的爷爷,可为什么她都来求他了,他都不愿意?他的心是石